離開了馬戲團古堡,如夢一般的際遇依然觸動心弦。

這絕對是我旅行前沒有預料到的插曲,卻也大概是一輩子只會發生一次的緣分。

 


曾經以為我會在比利時打工賺錢,卻因為卡在一張居留證,

來到了農場,認識一群很棒的朋友,

也因為需要省錢,我搭便車、沙發衝浪、交換食宿,

一線牽著一線,我巧遇了這群馬戲團成員,才有這次嘉年華的邀請,

 

 

在旅行的途中,我越來越相信所謂的命運安排,

好多的轉彎,其實都是指引著某一條必經的道路。

而有了這個信念,我對於未來的藍圖變得更加堅定。

 

 

20130907-IMG_8649 拷貝.jpg

 

 

-----

 

 

又是一段漫長的旅程,好像已經很習慣這樣不斷的移動,

那些冗長的等待,行車的時間,轉乘的疲累,終究只是過程,

 

 

我拖行著行李,在幾近午夜的時分,再度踏進了久違的農場,

夜幕低垂,漆黑的小路卻也顯出滿天的繁星,

看著眼前,我在歐洲最熟悉的地方,心裡湧起一股難言的激動。

 

 

好久不見。

 

 

在碎石路上我吃力的拖著行李,心裡卻不以為意,

眼前幽暗的小徑,一旁的窗子透出亮光,

「廚房裡面應該有人吧。」我在心裡判斷。

 

 

走入熟悉的用餐區,我整個傻住了,

鬧轟轟的空間擠滿了20幾個人,

想想當時離開農場時,各地來的幫手大概才六七個,

一個月不見,這裡竟然又回到當時全盛時期的熱鬧程度。

 

 

我試著集中精神,在人群中搜尋著認識的臉孔,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在一堆陌生人中發現熟悉的樣貌,

長沙發上坐了一排人,其中一張帥氣的臉龐,正是英國人巴斯特,

他剛好注意到我目光,立即起身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一次回來,其實只是為了去拿已經通過的居留證,

來之前也僅用email支會農場主人法蘭克我會回來幾天的訊息,

其他人一概不知道我的行蹤,所以我深夜的出現確實是個意外的驚喜。

 

 

『卡斯,你怎麼又回來了。』巴斯特拍拍我的肩膀,叼著菸的嘴角揚起了微笑。

「我想你們啊。」 我開玩笑回道。

 

 

小小寒暄後,巴斯特熱心的為我介紹每個人的國籍與名字,大家都熱情的跟我握手打招呼,

看著我在跟新朋友聊天,巴斯特又帥氣坐回了之前的沙發,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身旁坐著一位非常美麗的女生,

一頭長捲髮配上煙燻妝的迷濛雙眼,他順手將自己的臂膀搭上了女孩的肩,

兩人的互動已經超越了一般朋友的距離,

 

看來,他交到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啊。

 

 

IMG_5833.JPG

 

 

熱鬧的夜晚,好多回憶再度湧現腦海,

連閣樓也不例外,又回到印象中客滿到連走道都塞滿床墊的樣子,

看著又擠又亂的畫面,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幸好,最初我待的那個靠窗的小角落,床墊竟然還空著,

我真的覺得這就是命中註定為我留的床位,心裡有一種昨日重現的小悸動,

躺在床上,回憶著當初農場生活的點滴,回憶著第一晚的失眠,

以及反芻我這中間一個多月的蛻變。

 

 

這一夜我睡得很甜。

 

 

隔天一早,我就再度騎著腳踏出去鎮上,

即便已經隔了一個多月,那往鎮上的路途還是沒有遺忘,

到了櫃台,出示我收到的通知信,

沒過多久的時間,那張曾經費盡一切苦心的居留證到我手上。

算了算,快兩個月的時間,看著卡片上我大頭照呆呆的笑臉,

我試著去想,如果我能早點、更容易點拿到這張卡,

我歐洲的命運是不是會完全大不同呢?

 

 

IMG_5831.JPG

 

 

也許命運就是這麼安排,如今,就算拿到了居留證,

我的心已經停不下來了,我註定是要靠著雙腳前往未知的遠方,

我心裡知道,命運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上,

心中有了方向,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

 

 

IMG_5841.JPG

 

回到了農場,我跟大家一起上田地工作,

畢竟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

粗重的工作依然辛苦,但心裡知道這只是短暫的,身體也特別起勁,

 

 

休息空檔,巴斯特在樹蔭下捲著煙草,我過去坐在他的旁邊,

「巴斯特,我明天就要離開了。」我擦著額頭的汗水,看著他點起了火。

『是喔,接下來要去哪?』巴斯特吸了口嘴邊的煙,好奇地看著我。

「我計畫要一路往北走,但下一站應該會順路去拜訪在荷蘭念書的希瑪和大衛。」我開心的說著。

 

 

『哇,聽起來很不賴。』巴斯特很有興趣的看著我。

「你想不想一起去?」我試探性的問道。

『嗯,好啊,我也好久沒看到他們了。』巴斯特思考了幾秒,對我點點頭。

『而且我也想放個假。』巴斯特邊說邊伸起了懶腰。

 

「太棒了!」我雙手舉高的回應。想到大家能夠聚在一起,心裡真的是太開心了。

 

 

-----

 

 

隔天一早,收好了行李,我悠閒的坐在廚房吃著早餐,

當我一邊環顧四周想把這裡的畫面好好留在腦海時,眼前突然看到巴斯特的身影,

他坐到了我的面前,表情有一點不太自然,

 

 

『欸卡斯,我可能沒辦法跟你去找他們了。』巴斯特的嘴角露出了一點苦笑。

「是喔。」我有點失望地說。

『我真的很想去,但你也知道,我現在有女朋友了,我昨天跟她說這件事情,她不是很開心,因為她在農場的日子也沒剩太久,所以希望我能留下來陪她。』他向我解釋。

「那沒關係啦,女朋友比較重要啦,我會替你跟他們問好的。」計畫趕不上變化,最後,我還是一人踏上了旅程。

 

 

------

 

 

再次離開了農場,心裡也知道近期內大概不會再回來了。

我還是對這個地方心存感謝,記憶中曾留有著盛夏的黃金歲月。

 

 

我搭上了便車,開始往東方前進,在比利時、荷蘭與德國的交界處,

分別有著三個很有味道的城市,而我的目的地是荷蘭的馬斯垂克。

 

 

 

在火車站前的廣場等了一下,遠處終於傳來了久違的呼喚,

循著聲音望向遠方,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希瑪正騎著單車非常開心的從遠方飛奔過來,

 

 

希瑪是我在農場認識的立陶宛人,她的男友來自義大利,

兩人離開農場後便來到馬斯垂克這邊一起念學位。

 

 

「我實在是太高興了,卡斯,你終於來找我們了!」希瑪像個小女生一樣興奮個不停,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真的,太開心又相聚了!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呢!」在陌生的城市,能夠跟久違的朋友重逢,我的開心自然不在話下。

 

「來來來,我先帶你回家安頓行李。」看著我身旁的家當,希瑪笑著說。

 

 

希瑪牽著腳踏車,陪我走到一棟公寓,上了樓梯後,來到了他們兩人租的小窩。

一個整面的衣櫃,角落一張小書桌,

四、五坪大的的空間,放滿了家具後不算太大卻十分溫馨,

雙人床的牆旁邊貼著非常可愛的粉紅愛心剪紙,

 

 

希瑪示意要我打開旁邊的門,微風灌了進來,非常舒服,

外頭是一個小陽台,因為這裡的房子蓋得不高,視野相當的不錯。

 

 

「天氣好還可以坐在外面喝下午茶呢。」希瑪的臉總是充滿笑容與喜悅,非常有感染力。

 

 

關上陽台的門,看著房間地板上他們不知從哪弄來的氣墊床,心裡覺得很不好意思,

回想當初,他們得知我要拜訪的消息,

立刻二話不說就要我直接住他們家,要我一切都不用擔心,

結果真的把我安頓得好好的,一下子就感受到家的溫暖。

 

 

希瑪跟我說,他和大衛兩人除了學生身分之外,

為了應付國外念書與租屋的龐大開支,兩人分別都有在課餘時間打工賺錢,

異鄉的生活也真不容易,還好他們有彼此可以互相扶持、照顧。

心裡默默地替他們覺得辛苦卻也覺得幸運。

 

 

過了好一陣子,大衛下課回來,一進門立刻也是給我一個結實的擁抱,

三個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彼此的近況,

他們對於我離開農場後去法國的種種境遇聽得嘖嘖稱奇。

我對他們的學生生活也是充滿興趣。

天南地北的聊天中,時間也過得飛快,

 

 

「趁著外頭天還亮著,我們帶你去附近參觀參觀吧。」大衛提出建議。

 

 

我騎著他們為我準備的腳踏車,一起進到了市區,

馬斯垂克雖然是荷蘭的城鎮,但因為地緣鄰近德國和比利時,

在建築風格上並不像典型的荷蘭城市,也因為有馬斯垂克大學的關係,

整個市中心洋溢著年輕的氣息,

 

20130912-IMG_9286.jpg

20130912-IMG_9284.jpg

 

 

在市區的附近,有著舊時的堡壘與炮管,

過去曾在世界大戰中保衛著家園,如今厚重的鋼鐵已經成為另一份歷史的記憶,

 

 

20130912-IMG_9542.jpg

20130912-IMG_9302.jpg

 

 

美麗的教堂依然是歐洲城市必備的景點,而巷弄中出現的巨大水車,

讓我終於有置身荷蘭的感覺。

但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下一個景點,那座被列為全世界前十大最美的書店。

 

20130912-IMG_9474.jpg

 

這座被舊教堂改建成的書店,完全就是吸走我的靈魂,

那舊教堂給人的莊嚴以及大器依然保留著,

挑高的格局、落地窗照進的光線,

太多的角落都像是藝術一樣,驅動著我手中的快門。

 

20130912-IMG_9357.jpg

20130912-IMG_9373.jpg

20130912-IMG_9377.jpg

20130912-IMG_9391.jpg

 

 

 

參觀完美麗的書店後,我們一行人散步在街頭,

不知怎的,希瑪突然叫了出來。

 

 

「怎麼了?」我有點被嚇到的問道。

『我剛收到巴斯特的簡訊,他說他明天要過來跟我們會合了!』希瑪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看來是把女友給擺平了。」大衛在一旁笑得很開心。

「太棒了,所有人都到齊了!」我齊聲歡呼。

 

 

-----

 

隔天一早,巴斯特的身影出現在火車站,

大家抱在一起好像認識好久的老朋友一樣,

 

 

IMG_5871.JPG

 

 

「 太棒了巴斯特,你怎麼最後還是來了?」我開心地問道。 

巴斯特給我一個酷酷的微笑,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哈哈,不管怎樣,人來就好。」大衛一邊拍著巴斯特的肩膀,一邊笑著說。

「嘿,大家,我帶你們去一個很酷的地方。」希瑪在一旁興奮的提議。

 

 

我們跟著希瑪和大衛的腳步,一邊聽著巴斯特講著這一個多月來農場發生的趣事,

漸漸離開了熱鬧的市中心,開始到比較偏僻的近郊,

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

 

 

我們來到了一棟廢棄的房子前,樓上許多窗戶都已經脫落,

一旁的藤蔓植物霸佔著斑駁的牆面,許多空白處都被塗上鮮艷的街頭彩繪。

整個地方有一種頹廢的美感。

 

 

20130913-IMG_9690.jpg

 

 

希瑪招手要我們走進去,心想莫非這是一場鬼屋探險,

走進庭院,才發現裡面還晾著衣物,

一旁的桌椅都還有在使用的痕跡,

 

 

「這邊有很多廢棄的房子,早已經沒有住人了,這邊的法令就有規定,其他人可以自由地使用這些廢棄的房子,慢慢地,這裡就成為遊民與嬉皮人士的居所。」希瑪幫我們說明。

 

 

想想如果是在台灣,這種廢棄的房子,外頭都會立起高高的鐵皮圍牆,

台灣的方法,就是把這裡完全隔絕起來,

但這裡的方式,卻是讓這些廢棄的建築分享給所有人,

也算是另一種物盡其用的方式。

 

 

我們進到其中一棟房子裡,裡面沒有太多燈光,

庭院裏的樹枝雜亂也沒有太多修剪, 有一種無為而治的隨興感。

 

 

「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他們在徵求志工,想說可以過來體驗一下,順便認識一些新朋友。」希瑪的語氣總是充滿著興奮。

 

 

我們循著人聲來到了一個廚房,裡面聚集了很多人,希瑪走進去跟裡面的女生講了些話,

 

 

「他們正在將從超市收集來的過期食品分類然後清洗,晚上會有一場社交性的餐會。」希瑪將剛剛得到的情報跟我們報告。

 

「哈哈,過期食物,看來不管在哪裡都會有人搶著要。」大衛笑笑地回應。

 

「哇,這真的讓我想念起在農場的日子。」我一邊將比較完整的水果蒐集在一起,一邊咀嚼回憶。

 

 

大家一個接著一個,熟練的處理著這些參差不齊的蔬果。

十幾個志工齊心協力下,原本雜亂的食材已經歸類整齊,水果都削皮擺好。

為了感謝我們的幫忙,他們也送了我們一些食物跟水果作為報答。

錢在這邊不是主要的交易貨幣,勞力換得食物,一切回歸最初的交易模式。

 

 

在歐洲生活這幾個月,不論是之前的農場,或是這裡的廢墟,

其實都衝擊著我原有的價值觀。

 

 

他們的生活,不為了錢,而是簡單的為著滿足今天的生活而努力,

他們聚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一個居所,

也許自己栽種食物,也許去超市蒐集過期的生鮮食品,不搶不偷,

喜歡的人就自由加入,志趣不同的就自己離開,

 

 

久而久之,他們組成一個另類的社群,沒有血緣關係,卻像家人一樣生活在一起,

也許他們跟這個社會格格不入,但在這裡他們可以找到自己的同伴

分享著共同的價值觀,互相認可,

其實也是一種令人嚮往的生活。

 

 

 

畢竟生命的意義,不應該只侷限單一的價值觀,

每個人都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活著,也是一種和諧的社會模式啊。

 

 

20130913-IMG_9696.jpg

 

-------

 

 

晚上回到了家,用今天努力換來的戰利品,煮了頓簡單又美味的晚餐,

聚在一起, 話題總是離不開當時大家一起在農場的點滴。

雖然嘴巴上抱怨著,其實心裡都充滿著感激,

農場的日子改變了我們,讓我們相遇,也讓我們珍惜,

 

而如今,緣份得以延續。

四個不同國籍的人,再聚首於陌生的國度裡,

我們舉杯,感謝緣分讓我們相遇。

 

 

 

20130912-IMG_9619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