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著當時,離開農場,天真的從比利時搭便車去法國,

最後卻無助的卡在高速公路旁,那接近午夜的時分,

是兩位馬戲團表演者的善意解救了我,讓我能照著計劃繼續前進。

 

( 前情提要:3-1 ) 公路驚魂     )

 

還記得在車上,莉羅熱情的話語仍那麼清晰,

『 我們即將要舉辦一場嘉年華會,如果那時你剛好有空,一定要過來看看! 』

 

一個月很快的就過去了,當初這句邀約,始終言猶在耳。

而現在,背起行囊,我將兌現我們之間的約定。

 


-----

 

 

窗外閃逝著迷人的田野風情,時間似乎默默為景色增添一點金黃,

九月了,夏天也正式的離去。

 

隨著火車,再度穿越了比法邊境。

在這裡,國與國之間的距離好近,搭個火車睡個覺,醒來就是另一個國度。

 


火車停靠在一個非常小的站,我下了車,此時接近正午陽光燦爛。

我半瞇著眼睛適應光線,一邊尋找著地圖上公車站的位置,

照著指示下了公車,眼前的街景似乎沒什麼異樣,大路的兩旁陳列著兩排低矮的房子,

城堡怎麼會在這樣的社區裡?我開始擔心起是不是下錯了站,

 

懷著忐忑的心情繼續往前走了約五分鐘,一旁突然出現了爬滿植物的圍牆,

我試著顛起腳尖窺探,裡面有一座古典的建築物。

我想這就是他們口中的「城堡」,也是我這幾天的歸宿。

 

20130905-IMG_7218.jpg

 

眼前這棟磚紅色的老房子,高約三層,用城堡這個詞似乎有點略小,

但一旁尖塔的設計,確實為它增添了一絲古典味。

這就跟我在法國換宿的小城堡一樣,都是有上百年歷史的古建築,

 


走進了偌大的前院,望了望四周,卻沒有看到一個人,

「應該都去外面工作了吧?」我在心裡自己猜測。

 


繼續拖著行李向前,正準備走進門口,終於看到一個正蹲在一旁工作的男生,

向他表明了我的身分,他很熱情的起身跟我握手表示歡迎,

 


「歡迎啊,莉羅正去外面買東西,你可以先去廚房坐著等。」他一邊打招呼,一邊開門給我指引了一個方向。

 


謝過他後我走進大門,印入眼簾的內部格局,除了四邊有門通往各處的房間外,一旁有著一個延著牆壁向上攀升的樓梯,樓上的彩繪玻璃為陰暗的室內注入光線,

 

 

20130906-IMG_7603.jpg

 

 

四處擺滿了各式道具與器材,除此之外整體的擺飾不算華麗,反而有一種頹廢的美感,

說不上整齊,卻也不算髒亂,切切符合了馬戲團表演者老窩的形象。

 


繼續往裡面走,找到了一間廚房,我心裡納悶,這麼大的地方目前只遇到一個人,

正在發呆思索,外頭傳來大門開啟的聲音。

 

『 卡斯!! 』 莉羅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我想外面的男生已經轉告了我抵達的消息。

 


我起身走向玄關,一眼就看到當時我的救命恩人,

 

莉羅一看到我,美麗的臉龐出現了巨大的笑容,隨即以百米奔跑的速度撲向了我,給了我一個出乎意料的溫暖擁抱。

 

『  喔我真的好開心再看到你,謝謝你願意抽空來幫忙我們。 』莉羅的雙臂抱的我好緊,這樣戲劇式的擁抱還是第一次碰到。

 

「那當然,我才應該報答當晚的救命之恩呢!」我由衷地回說。

 

『那是舉手之勞啦!哇!再見到你真的好開心!』莉羅開心之情洋溢顏表。

 

 

20130906-IMG_7605.jpg

 

 

簡單的寒暄完之後,她便先帶著我上了二樓,來到了一間裡面擠滿床墊的房間。

 

『 你先來可以先選床位,等到嘉年華當天,會有各國的表演者過來支援,這裡到時候會擠滿了人呢!」莉羅跟我解釋。

 

放下了行李,莉羅帶著我認識這裡的環境,

 

『 其實啊,這棟房子的主人另有其人,你看著出來這是棟非常古老的建築吧?也因為現在的法律保護下,屋主必須要保存建築原樣,不能重建成現代的房子,所以當時就任由它半廢棄的留在這裡。有一天我們剛好開車經過,我一眼就愛上了這裡! 』莉羅一邊回憶,一邊眼睛亮晶晶的講著故事。

 

「 然後呢?你們最後怎麼住進這裡的?」 我止不住好奇地想要繼續聽下去。

 

『 我費了好大的功夫,終於聯絡上了屋主,當時這裡的雜草比人還要高, 跟鬼屋沒兩樣,我就跟他保證會好好照顧這棟房子,並且會支付一切的開銷。屋主大概也被我的精神感動了吧,他就讓我們免費的住在這裡。』莉羅一邊誇張的比手畫腳,一邊很得意地說著。

 

 

「哇塞,免費住耶,他人也太好了吧。」 我覺得不可思議。

 

『 那當然,不用白不用,所以為了慶祝我們住在這裡滿一年,我們籌備了這場嘉年華會,希望能夠邀請屋主一起來參與,讓他看看我們把這邊經營得多好。 』窗外的光打在莉羅臉上,像是在發著光。

 

在聊天之餘,廚房陸續進來一些睡眼惺忪的男女,之前門可羅雀,原來是因為大家還沒睡醒!

 

莉羅一一為我介紹所有的人,當初同在車上的男友法徳很開心的跟我握手,個頭矮小纖細的女生悠璉,一頭捲髮的型男艾克,熱情但英文不太好的巴西情侶.....

 

原來這小小的城堡,裡面住了十個表演者,我實在很難把每個人的名字都記下來。

 

但大家個性都很熱情隨興,相處起來很融洽,我很快就感受到家的溫暖。


 

-----

 

填飽肚子之後,回房拿出了相機,開始了我在這裡最主要的工作-紀錄。

我想要當一個旁觀者的角色,觀察著這一群人在表演前與表演當天的差別。

 

畢竟你知道的,應該沒有太多人能有這樣的機會看到他們幕後努力的那一面。

 

20130906-IMG_7608.jpg

 

莉羅說到,這場馬戲團嘉年華會是為了慶祝大家搬進古堡滿一周年的活動,

當天邀請了在歐洲各國的表演者前來共襄盛舉,

整個活動就像是一場園遊會一樣,吃的、玩得、親子同樂的應有盡有,

 

除了每個整點會有不同的表演外,重頭戲就是晚上的馬戲團表演秀了。

這邊提到的馬戲團表演,不是想像中大象畫畫、猴子跳火圈之類以動物作為噱頭的演出,

而是扎扎實實的,以表演者的技法所展現的特技與雜耍,

而在當晚的秀中,莉羅賣了個關子,只說你絕對不能錯過!

 

--------

 

 

距離嘉年華還有兩天,出乎意料之外的,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在做表演的練習,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在進行,

 

 

在古堡一旁的空地不時傳來陣陣噪音,艾克一邊叼著菸,一邊正鋸著木板,

巴西男在旁邊幫忙,兩人聯手製作出簡易的桌椅。

 

20130905-IMG_7270.jpg

20130905-IMG_7295.jpg

 

一旁的工作室裡,有人正用筆精算出角度,

再焊接金屬,製作舞台鷹架的零件。

 

20130905-IMG_7329.jpg

 

女生們則在忙著製作場佈時需要的裝飾,以及縫紉表演的衣物。

 

20130905-IMG_7231.jpg

20130905-IMG_7398 拷貝.jpg

 


每一個人都收起了嘻笑的臉孔,專注於手邊的工作。

嘉年華會所需要的一切點滴,都在開場前兩天,靠大家的雙手一點一滴產出,

 

工作如火如荼的進行到了深夜,簡單的進食之後,法徳在飯後集合大家,分配著表演前一天的工作事項,

 

他宣布,明天主舞台的鷹架會陸續送到,所有男生都必須要結束手邊工作來幫忙。

 

20130905-IMG_7592.jpg

 

不仔細講,大家其實就像身邊很平凡的人,

但其實每一個人,都是馬戲團的"表演者",

 

之所以說是表演者,因為他們用英文的Artist來稱呼彼此,

對東方人來說,用來稱呼馬戲團的詞好像不外乎雜耍人、丑角、特技演員,

相比之下西方人對於馬戲團的相關人員看得比較尊重與專業,

用Artist感覺就像是一個藝術家一樣。

 

而他們私底下確實也像個藝術家,

隨興、愉快、人來瘋。

 

20130905-IMG_7499.jpg

 

必須要說,簡單的相處一天下來,

目前還沒有看到他們表演者的一面,

但確實被他們每個人其他的才華給驚豔。

 

木工、焊工、美工、舞台搭建等技巧,

不特別說,我還真的相信他們是專業的舞台幕後人員咧。

 

第一天上床睡覺的時間,是半夜兩點多,

我想回顧中午大家才逐一睡醒的現象,想想也不意外,

離離演出只剩兩天了,很明顯感受到每人臉上的緊繃,

 

看著他們很認真,也都很努力,

大家一起籌備一個大企畫案的感覺,

那種革命情感,讓我回想起大學做報告的氛圍,

覺得有這樣的夥伴情感真好。

 

----------

 

 

隔天一早,被巨大的碰撞聲吵醒,

探出窗外一看,外頭原本平整的草坪如今被機械車與舞台鷹架佔滿,

 

20130906-IMG_7601.jpg

 

明天的重頭戲就是晚上的馬戲團表演秀了,

所有的表演都會在這主舞台進行,也因此這個舞台格外的重要,

畢竟表演會出現許多高難度動作,大家的生命安危也懸在這裡。

 

沒過多久,在法德的一聲令下,全部的男生都聚集在此,

全部人使盡了力,開始組裝著鷹架,

 

20130906-IMG_7712.jpg

20130906-IMG_7910.jpg

20130906-IMG_7936.jpg

 

從正午汗水溼透了衣襟,到太陽西下,舞台的工作依然如火如荼,

每一個連接處都要再三檢查,不僅考驗了細心也考驗了毅力,

 

看著鷹架上頭的艾克不時的爬上攀下,在微光說確認著每個連接處。

實在覺得辛苦,也在心中暗自佩服。

 

 

20130906-IMG_7974.jpg

 

 

接近午夜時分,莉羅貼心地叫來了披薩,

每個人緊繃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但不久又接到了令人沮喪的消息,

 

『辛苦大家忙了一整天了,但我必須要很遺憾地說,明天就要開幕了,我們還有一堆工作沒有完成,今晚大家必須要通霄夜戰,辛苦大家了。』 法德像是主管一樣宣告了這個不幸的消息,話才剛說完大家就傳來一片哀嚎聲。

 

「我們可以做到的,就是明天了。」莉蘿的語氣,依然是充滿了陽光。

 

在這樣承受著龐大壓力與極少睡眠的狀態下,每個人似乎都快到了體力的臨界點,

 

望著眼前這一群人,我在心中暗自祈禱,

 

就是明天了!希望一切順利!

 

 

20130907-IMG_7989.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