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美好,短短一個禮拜根本探索不完。白天的時間我在市區裡漫遊探險,晚上回到住處,繼續思考著未來的方向。

 

每天像在荒島拋出瓶中信一樣,在換宿的網站尋找合適的宿主,畢竟巴黎的物價實在太貴了,我還是必須繼續尋找省錢的方式。


這天,一封出奇不意的站內信吸引了我的目光,內容簡單來說是宿主曾經有過一個來自台灣的幫手,他們很喜歡,也對台灣人印象很好,所以主動問我有沒有興趣過去幫忙一陣子。看了下寄件的地址,顯示來自挪威,我試著搜尋著城鎮的位置,Google地圖竟然跨過了北極圈,來到了斯堪地半島極北之處。

 

我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在那裡,我是不是能看到極光呢?

 

這封信給了我一種難以言喻的方向感,我彷彿找到了旅行中的另一塊拼圖,即將開啟我下一站的冒險。在那片冰天雪地,接近永夜的季節裡,我將要追尋著那一道光,來完整我的冒險。

 

說也奇怪,人有了方向,其他的細節竟然也明朗了起來,法國、比利時、荷蘭,沿途安排了我有興趣的地方,飛往挪威的機票也訂了,內心也開始雀躍起來。


接著,我要一路向北。

 

 

--------


巴黎的日子,充滿了古典、美、浪漫與危險,像是一部精采的電影,每一幕都充滿了張力。

 

但電影終究要散場,我畢竟不是劇中的主角,曲終人散後還是要往下一站邁進。

 

我像個遊牧民族般,在尋找適合生活的居所而遷徙著。

 

沒有方向,只問感覺,享有絕對的自由。

 

盛夏八月,藍天白雲的背景總是給人無限活力,我靠在椅背上欣賞著列車窗外閃逝而過的民房與田地,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火車停靠在巴黎北方一個叫做亞眠的小城。

 

先來介紹一下我旅行的一項通則,就是不管怎樣,每一次的移動總是充滿著不順與意外。

 

在火車站中努力研究地圖,繞來繞去卻怎樣都找不到我要的巴士轉運站,

 

 

想說去問一下路人好了。

 

「哈囉~請問你知道.......?」才剛開口,對方立刻揮手離開,

 

 

決定先去麵包店買個可頌麵包填下肚子,

 

「哈囉~我想要一個卡頌麵包 (試圖用破法文念)」我指了一下櫥窗裡的可頌。

 

櫃台小姐一臉黑人問號。

 

「一個,一? 卡聳? 可聳?」我感覺到有點尷尬繼續用可笑的法文溝通。

 

櫃台小姐開始兩手抱胸皺起眉頭。

 

我開始感受到後面排隊人潮的壓力,以及櫃台小姐看笑話的嘴臉,於是我隨便指了個桌上的麵包,用最快速離開了這家店。

 

坐在街旁的椅子上,臉上還是留有因尷尬而留下的脹紅。不友善的人哪裡都有,我知道我只是運氣不好,

 

一個人一些小小的動作或言語,卻可能輕易的破壞了別人的心情,我在心裡謹記著,回到台灣,對於外國人,一定要更有耐心地付出幫忙。

 

咬了一口隨便選的麵包,那濃郁的奶油香氣與酥脆多層的派皮,法國啊,我要怎麼能討厭你呢?

 

 

-------

 

 

最後還是被我找到了巴士轉運站,一切又重新步上正軌,望著窗外整片黃色的田野,在燦爛的陽光下閃耀金光,

 

巴士來到一個非常小的鎮上,我坐在站牌旁邊的椅子上等待著,許久時分,一輛車子停靠在站前,一位身材不高,卻十分有元氣的婦女下了車,陽光從她的鏡片折射出閃耀的光芒,女士臉上掛著非常燦爛的笑容。

 

她用一個十分溫暖的擁抱歡迎了我,她是伊莎貝爾,是我未來兩個禮拜的宿主。

 

坐上伊莎貝爾的車,他用一種極熟練的技法在小徑上加速,穿越了優美的田野,一陣蜿蜒後,車子進到了個類似莊園的路口。

 

通過一大片草皮,豎立在眼前的是一棟對稱工整的古堡,在這裡,就是我即將換宿兩個禮拜的地方。

 

20130830-IMG_5900 拷貝.jpg

 

------ 

 

20130830-IMG_5910 拷貝.jpg

20130818-IMG_5564 拷貝.jpg

 

這座他們口中稱為"城堡"的古堡有著超過兩百年的歷史,左半邊住著宿主的家人,而右半邊則是被改建成民宿(Bed & Breakfast),我隨著伊莎貝爾的腳步,慢慢地認識了這裡的環境,一樓有著挑高的格局,樓梯旁的繪畫吸引了我的目光,仔細一看,是1896年的作品,那栩栩如生的筆觸,我腦中浮現晚上畫裡的人開始移動的畫面。

 

一樓主要是飯廳及廚房,走上二樓,有著數間復古華美的客房,繼續往上的小閣樓則是我的小房間,有著明亮的採光以及溫馨的小檯燈,讓我一眼就愛上了這裡。

 

20130831-IMG_6047 拷貝.jpg

 

古堡的主人是一對兄妹,哥哥費德是一名高瘦的大叔,頭髮微禿臉部線條相當剛硬,英文能力不錯,但個性比較嚴肅孤僻,主要是負責古堡內部的維護以及農場的工作。而妹妹伊莎貝爾個性像個太陽一樣,溫暖且多話,英文雖然不好,但肢體動作豐富,對我非常的溫柔有耐心,主要是負責民宿的經營。


在這裡的工作內容非常的多樣,有時候會陪著伊莎貝爾換床單,打掃房間;有時候要跟著費德去農場支援。

 

農場的粗活常讓我流盡汗水,卻也相當有趣,他們的農場作物已經收割完成,費德開著機械車將剩下的梗子捲成像是一塊方型的草球,我們要趁雨季來臨前將這些一堆一堆的草球裝在車上,再送去倉庫保存,而這些草球最後就會被賣去牧場成為牛羊馬度過冬天的糧食。

 

20130822-IMG_5659 拷貝.jpg

 

20130822-IMG_5660 拷貝.jpg

 

我享受著置身在草球堆中,隨著拖車往前而隨興搖晃著身軀。等到費德將車開到已經聚集好的草球堆旁停好,他接著便拿著像是魚叉的工具,將草球一個一個用槓桿原理高高抬起,我站在車上負責接應,然後便在伊莎貝爾的指揮下一層一層的往上疊起。

 

一下要放直的,一下要換橫的,怎麼擺放真是充滿著學問,才不會讓辛苦搭起的草球塔倒塌。

 

工作一個多小時下來,草球們一直堆一直堆,到最後竟然堆到八九層這麼高,看著載著滿山草球的拖車,我早已經忘記了身上被草梗弄得發癢的身體,發自內心佩服著我們合作後的成果。

 

------

 

20130818-IMG_5554 拷貝.jpg

 

相較於農場的工作又熱又辛苦,廚房的工作則是另一個戰場。在這邊住宿的客人,大部分都會選擇留在民宿裡享用道地的晚餐,每天傍晚時分,就看到伊莎貝爾在裡面忙進忙出。

 

費德說在廚房她是老大,所有人都要聽她的。

 

我盡可能地幫她處理瑣事,切切菜,擺設餐具。

 

跟法國人相處久了,也深深的體會到法國人對於食物的堅持與講究,印象很深刻的一次,當我設好了桌,正準備進廚房幫忙的時候,費德突然叫住了我,非常嚴肅的表示對我的擺設不是很滿意,接著又實際示範一次給我看。

 

20130825-IMG_5700 拷貝.jpg

20130825-IMG_5702 拷貝.jpg

 

「這裡每一副刀叉的底都要跟桌緣保持固定的距離,刀子的方向也要一致,刀叉有固定的順序,最後把酒杯放在這裡。」看著他用極講究的態度在調整擺設,我學到了在用餐方面,法國人沒有在兒戲的。

 

大約晚上八點左右,(法國人晚餐時間非常晚),等所有的賓客就緒,我們全部人便一起坐下聊天用餐,這也是我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光了!

 

來這裡的客人很多都是英國或是荷蘭人,大家都不會講法文,所以桌上大多是以英文交談,每個人都很樂意分享著自己的趣事。

 

20130826-IMG_5707 拷貝.jpg

20130821-IMG_5627 拷貝.jpg

 

伊莎貝爾就像是個魔術師一樣,從廚房端出美味的佳餚,看著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大家無不驚呼連連,吃的津津有味,等到結束一道菜後,伊莎貝爾又會變出下一道料理,整餐下來從前菜,沙拉,到主餐還有甜點,完全是以一個套餐的形式在享用,這時費德也會難得殷勤的替大家斟酒,舉凡紅酒白酒或是自家釀造的水果啤酒任大家選擇,

 

眾人在美酒的滋潤下,無形中拉近了距離,話也多了起來,不誇張,這樣聊天、上菜、聊天、上菜的過程,一頓飯通常都要吃上兩個小時才結束呢。

 

20130818-IMG_5580 拷貝.jpg

 

另一個讓我吃驚的點,就是每天隨餐附上的起司,在法國吃起司一點都不稀奇,但每次都會給大家非常多樣性的選擇,最少也會有個三四樣,硬的、軟的、黃的、純白的,牛奶或羊奶的,每次都讓我不知道如何下手。

 

「我實在是很好奇,為什麼每次都一定要有那麼多種起司啊?」對於一個來自台灣,覺得起司就是一種起司的台北俗來說,有次我實在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提起勇氣問了伊莎貝爾。

 

「有這麼多種才能選擇啊。」伊莎貝爾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著我笑笑的回答。

 

對於美食,法國人真的有自己的一套標準。


------

 


兩個禮拜的時間一眨眼就過,我懷念著忙碌了一整個早上,下午悠閒地坐在躺椅上喝著下午茶跟賓客聊天的時光,也享受著每天晚餐推陳出新的鄉村佳餚,

 

不誇張,兩個禮拜的時間,我幾乎沒有吃到一道重複的料理。其中還嘗試了幾樣法國鄉村道地的佳餚,烤兔肉、燉斑鳩,在歐洲生活那麼久第一次覺得吃飯是一種幸福與期待。


晚餐過後,滿山的餐盤是我每晚最後的工作,這晚我聽著音樂,熟練的將所有洗好的盤具擦乾歸位,這時伊莎貝爾突然出現在廚房門口。


「卡斯,等等洗完碗,回房間穿些保暖的衣物,晚點帶你去一個地方,記得帶你的相機喔。」伊莎貝爾神秘兮兮地宣告。

 

平常洗完碗,一天的工作就算結束了,這天竟然反常還有活動,我心中雖然疑惑,但還是照著她的話回房套了件防風外套。回到了一樓大廳,我們坐上了車,在漆黑的鄉村小路中筆直前行。

 

微風很涼,外頭繁星點點,我眼睛直直望著天,享受著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小冒險。

 

身邊的街燈漸漸密集,我們來到了亞眠市區,停好了車,伊莎貝爾從後車廂拿出了兩塊墊子,我尾隨著她穿過了幾條巷子,漸漸地四處開始出現人潮,不多久的時間,我們抵達一個異常漆黑的廣場。眼睛適應了光線後,發現眼前有一棟非常高聳的教堂,四周黑暗中早已有好多人席地而坐。

 

伊莎貝爾給我使一個眼色,我們便在一旁將墊子放在階梯上坐下。

 

歐洲的夜晚,即便是夏天依然微有涼意,更何況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時間一久竟然開始覺得冷。正當我要詢問這趟出遊的終極目的時,廣場突然開始廣播,在娓娓的音樂聲中出現了一名女子的聲音。


「終於開始了。」伊莎貝爾依然是賊賊的笑著。

 

在一連串吳儂軟語後,突然,原本漆黑一片的教堂,開始出現了像是雲霧般的雷射燈光,伴隨著女子的聲音,似乎正在敘述著中古時代的故事。

 

好一陣子,故事告一段落,頓時之間,整座教堂就這樣亮了起來,那些柱子上的雕像,在光線的投射下,每個人都有了鮮明的彩色衣裳,就在教堂從
黑暗中化為彩色的瞬間,我全身的雞皮疙瘩立刻站起,太壯觀、太不可思議了。

 

 

20130829-IMG_5848 拷貝.jpg

 

20130829-IMG_5766 拷貝.jpg

20130829-IMG_5855 拷貝.jpg

 

「這…伊莎貝爾,真是太美了。」我視線完全捨不得離開眼前所見。

 

「哈哈,我很高興你喜歡。」伊莎貝爾玩味地看著我傻眼的表情,似乎非常滿意這個結局。

 

在這座法國最大的教堂旁邊,我欣賞了一場最難忘的燈光秀,見證了現代科技與古典建築的完美結合,為我在古堡換宿的最後一晚,留下了最美麗的結局。


----

 

20130831-IMG_6054 拷貝.jpg

 

隔天一早,跟伊莎貝爾和費德兩人擁抱告別,我依依不捨的望向了這座美麗的小古堡,和這段真的好愉快的兩週時光。

 

伊莎貝爾開車送我去公車站,再三的謝過她給了我那麼美好的法國回憶,臨走前,她送了我一個小禮物,我在車上打開一看,裡面有香蕉、餅乾、巧克力,還有幾張古堡的照片,我看著其中一張明信片是古堡冬天積雪的樣子,好美好浪漫,

 

20130831-IMG_5728 拷貝.jpg

 

這些小小的東西,卻有著滿滿的用心與人情味,那屬於鄉村中的純樸與溫暖,是我這趟旅程最美麗的收穫。

 

20130818-IMG_5573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