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場大門近來左手邊那棟比較低矮的建築物原來就是廚房,一分為二的空間,一進去的那一側,陽光從透明的天花板灑落金光,梁柱上爬滿了翠綠的藤蔓植物,其中有幾張木頭長桌併成的超大用餐桌,大地色系在陽光下格外令人舒服。我縱情於眼前的新天地,無奈遠處電鋸激烈刨木的聲響將我拉回現實,我心有餘悸的踏進另一側的屋內。跟外頭不同的是,裡面的屋頂不是透明的,但兩側中間類似落地窗的設計,即使在室內依然享有明亮的採光。

 

 

20130804-IMG_3673.jpg

20130804-IMG_3666.jpg

 

 

靠窗的這頭有著許多廚房用具,有兩位女生正愉快得忙著手邊備料的工作。看到色彩鮮艷的蔬食與廚房滿滿的菜香,我肚子竟然不爭氣地叫了起來。直到此時才恍然想起,打從一早奔波下來,現在都已經下午三點多了,我才只吃了一點東西。

 

「你們好,我是Cass,是今天新來的背包客」外頭的噪音掩蓋了我的到來,兩位女生似乎沒有留意到我的出現,我試圖主動打招呼來表示友善。

 

兩位女生轉頭看向我,停下了手邊的工作,其中身材高瘦,棕褐色長捲髮配上像金魚般大眼睛的女生主動跟我握了手,她叫潔西卡,來自美國,個性十分活潑外向。另一位身材嬌小,黑色的長髮被隨興的纏在腦後,她有一雙魅惑又慵懶的雙眼,透漏了一絲拉丁血統的線索,她用一種很特別的口音跟我握手打招呼,這位女生叫做席夢娜,來自義大利的一座小島。簡單的一陣自我介紹後,言談中他們知道了我中飯還沒吃,潔西卡便很熱心地將中飯剩下來的湯熱了,要我坐著先吃。

 

溫暖的蔬菜湯入了喉嚨,暖和的不單只是胃,更是我不安的心。她們的溫柔與熱情,就像是汪洋中的浮木一樣,頓時成為我在這陌生農場中的唯一依靠。

 

喝完了熱湯,感覺身體恢復了元氣,看著晚餐的進度超前,席夢娜便帶著我認識這整個農場。原來農場的入口不大,裡面的腹地卻非常的深,最前面有三棟房子,呈現ㄇ字型,分別是主人的屋子、廚房用餐區、以及工作室外加樓上的閣樓。再往後面走,繞過了堆滿雜物的工具區,以及腳踏車區,我們經過一個被鐵絲網圈住的空間,裡面嘰嘰喳喳的養著二十幾隻雞,緊鄰雞眷的室內空間是母雞房,裡面被分割成一小區一小區的空間,給母雞有自在生蛋的地盤。

 

在席夢娜的介紹下,逛著逛著也開始覺得有趣了起來,前些劈柴的挫敗感早已拋到九霄雲外,此時我們經過一處非常像蒙古包的小房子,旁邊有一個大水池。

 

IMG_5250 拷貝.jpg

 

 

「旁邊那個蒙古包是其中一個住在這農場人的家,那這是自淨式的游泳池,你別看它的水是綠色的,在熱天時可是消暑的良伴呢!」席夢娜滔滔不覺得介紹著,一邊誇張地用腳踢著池裡的綠水,我懷疑是否真的會有人想要在這裡面游泳。

 

我們又參觀了後頭幾處露天菜園,隨後來到最遠處有著四條像通道式的溫室區,一進到塑膠棚內,裡面的溼氣立刻將我的眼鏡起霧,在初夏的午時,溫室區裡面又悶又熱令人汗水直流。等了許久眼鏡上的霧氣總算退去,視線出現了滿滿生意蓬勃的作物,色彩鮮艷的甜椒、攀在一旁的四季豆、還有結實纍纍的葡萄、和更多我叫不出來的綠色植物,這個溫室讓我有愛麗絲進到仙境的錯覺。

 

最後我們繞回了閣樓,果不其然,席夢娜就睡在其中最靠角落的床墊上。

 

「這邊住的人大多來來去去的,所以地方也是先搶先贏,房間裡面住的都是在這待比較久的人,我們晚來的就自己在外面找地方睡囉。」席夢娜一邊幫我介紹,一邊從櫃子中拿了一組乾淨的棉被套與枕頭套給我,隨後又幫我找出一條沒人用的薄涼被。

 

「今天這邊好像都住滿了,你可能要委屈一下,暫時睡在最靠樓梯的走道旁,這幾天好像會有一些人要離開,你可以再換到比較好的位置。」我們在閣樓巡視了一圈,她有一點無奈地跟我報告了這不幸的消息。

 

看著窄小的走道旁,擺著一張沾滿灰塵又破破的床墊,我用手把灰塵拍去,包好了床,將行李安頓下來,在這完全沒有隱私空間的地方,我不知道該從何抱怨起,轉念一想至少有個地方可以落腳,也是住免費,好像也沒啥好計較的。

 

「大致上就是這樣囉,這裡就是我們工作與生活的地方,你會慢慢習慣的。」她似乎查覺到我的徬徨,拍拍我的肩膀幫我打氣。

 

 

--------

 

 

睡前經歷了一場人生至今水壓最小、水溫不是極冷就是極燙的自虐澡,我的心情瞬間盪到了谷底。上了閣樓,樓上早已一片漆黑,我平躺在床上,腦中開始浮現今天經歷的種種。

 

工作方面,雖然光劈柴這部分就讓我吃盡苦頭,但農場的工作本來就是勞力為主,這也算是有心理準備。三餐方面倒是還滿不錯的,食材大多來自於農場的作物,外加一小部分每個禮拜固定會去大賣場回收的過期食品,雖然說是吃素,但相對於之前能省則省沒錢吃飯的我來說,不用花錢又能吃的健康,哪裡還能挑嘴。洗澡方面真的讓我覺得頭痛,雖然我不是有潔癖的人,但至少希望能在滿身大汗工作後,睡前能洗個舒服的澡。

 

以上幾點我想我勉強都還能適應,但最後一個地方真的是讓我不知所措。因為這個農場講求是與土地的共生與永續發展,會盡量減少對於現代設施的依賴,也因此,這邊並沒有廁所這種東西。我所謂的沒有廁所,不是沒有廁所這個空間,而是沒有具備沖水系統的馬桶。取而代之的是,這邊建了一個空間,裡面有一塊比較高的平台,挖了兩個洞,洞裡分別放了一個白色塑膠桶,洞的上面擺了馬桶座。其實就跟一般人想像的廁所相去不遠,唯一的差別就是使用完後我們是用木屑掩埋,而裝滿的塑膠桶最後會被傾倒在雞眷裡。

 

 

20130804-IMG_3570.jpg

20130804-IMG_3571.jpg

 

 

你沒有看錯,這些人體排出的作物拿去餵雞,有時候想想這裡的雞真的還滿可憐的,廚餘也拿去餵雞,爛掉的蔬果也倒去餵雞,完全達到「回收再利用」的概念,比較有趣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素的關係,我們不吃雞,但我們會吃他們生的蛋。

 

就某個層面來說,該你的遲早會還給你的。

 

以為這個神奇的廁所介紹到這邊結束?重頭戲還沒來呢,剛提到廁所的空間是由兩片木板隔出來的,設計這裡的人卻沒有額外為它做一扇門,取而代之的是用一大片簾子擋著。所以說沒有門,也沒有鎖,外面的人要怎麼知道裡面有沒有人在使用呢?理論上來說,每個人都約定成俗的在進門前須要先敲敲外面的隔板。

 

但你也知道農場的人隨興慣了,有時候門也不敲就直接掀簾子進來,我在小便時就曾被嚇個半死,更別提如果是要上大號了,我可以忍受蒼蠅在身旁飛來飛去的感覺,但這一張布簾讓我實在非常沒有安全感。

 

那天夜裡,外頭突然下起夜雨,我裹在單薄的棉被裡依舊冷到打顫。腦中想著要怎麼劈柴、想到要痛苦的洗澡、想著明天要怎麼上廁所,整夜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入眠。

 

『當初來這裡是希望能申請完居留證再走的,但現在開始懷疑我能不能撐完三天…..。』

 

外頭的雨聲滴答滴答敲響著一旁的玻璃窗,也敲亂了我心中難解的思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