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著一身的行李走在街頭,不平整的石板路讓拖行變得更加吃力,

但身體似乎已經習慣了這些重量,那些跟我同樣來自故鄉的一切。

總是這樣對自己說,這些都是我最甜蜜的負荷。

 

想一想,好像也沒那麼辛苦了。

 

眼前出現了一棟結構方整的高樓,偌大的窗面以及綠栽,為這棟略顯生硬的舊建築增貼了一些時尚感。

 

這是一間青年旅社(YHA)。

住進了有著兩人床位的房間,一張整排的桌子靠在窗台旁,陽光灑進,

 

今晚我將獨享這裡。

 

20130831-IMG_6064 拷貝.jpg
 

 

結束了兩個禮拜的換宿工作,不僅身體需要休息,心裡也需要一點自己的時間。

 

更何況對於亞眠這,其實也是充滿著好感。

怎麼說呢,就是一種投緣,我喜歡這邊的景致,以及沒有太多遊客的悠閒,

 

卸下了行李,揹著相機,我的腳步很輕鬆,

反正目標很明確,我要往這城市最高的建築物邁進。

 

20130823-IMG_5706 拷貝.jpg
 

 

眼前豎立的這棟宏偉建築,活生生像就個龐大的藝術品。

 

不論是結構設計、雕工、更不用提它最高點達145公尺的高度,

 

如果以現代建築一層樓約三公尺來估算,這接近50層樓的教堂,

完全無法想像這是出自近800年前的作品。

 

20130823-IMG_5704 拷貝.jpg

 

這座被尊稱為「亞眠聖經」的聖母大教堂,早在1220年就開始動工,這麼龐大的工程,在當時卻僅僅花了68年就完工。

 

在建築本體上更是精彩,正門雕塑的是《最後的審判》,北門雕塑的是殉道者,南門雕塑的是聖母生平,堪稱藝術與宗教間的完美呈現。

 

當然不意外的,在1987年也正式被編列為世界遺產的名列。

 

20130823-IMG_5521 拷貝.jpg

20130823-IMG_5548 拷貝.jpg

20130901-IMG_6450 拷貝.jpg

 

走入教堂內部,在極度挑高的室內,立即感受人類的渺小,

 

偌大的空間裡,感受到寧靜與莊嚴,光線從每扇大窗中撒入,在懸浮粒子的干擾下,呈現出肉眼可識別的光"線"感。

 

我是個沒有特別信仰宗教的人,在這邊都能感受到神聖。

 


教堂四周,被分出一處一處的小空間,好似不同的展區,默默地訴說著聖經上的故事,

 

一個抬頭,就被一旁超美的馬賽克玻璃看得目不轉睛,

一回神,又被角落的光影給感動。

 

20130823-IMG_5693 拷貝.jpg

 

來到教堂後側,一個外表露出愁容的天使吸引了我的目光,

看著他小小的翅膀,原應是天真單純的模樣,如今一手抓著頭,另一隻手靠著沙漏,

身體微微的傾斜,像是靠在一個張著嘴的骷顱頭上。

 

是什麼樣的原因,會讓天使那麼憂愁呢?

 

20130901-IMG_6496 拷貝.jpg
 

我好奇的看了下敘述,才知道眼前的哭泣的天使(weeping angel)可是別有盛名。

那栩栩如生的愁容,明明是天使,卻為著象徵即將而來的死亡而感到憂愁。

 

在一戰的時候,這個畫面變成為戰士們報平安的明信片,有一種黑色幽默的味道,因而聲名大噪。

 

對於死亡,連天使都會憂愁了,更何況是人類。

還是要好好守護著看似平凡卻又珍貴的和平啊。

 

-------

 

離開了教堂,我又開始漫無目的的遊走,

教堂附近的老城區,是最適合拍照尋寶的地方,

索姆河岸旁,一排的房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在陽光的照耀下,每棟都獨樹一格擺在一起又不顯得凌亂。

 

在台灣,這種河景第一排的景觀餐廳,招牌一定又誇張又醒目,

這裡卻能夠這麼的低調又整潔,令人讚嘆著這城市的規畫非常具有美感。

 

 

20130823-IMG_5659.jpg

 

這裡不像在巴黎需要時時提心吊膽,留意每一個轉角,

在古巷弄中我恣意地穿梭,走著走著,突然逛到了藏身在巷子中的一座藝廊,

想說進去欣賞了一下不同創作者的構圖和取景角度,

剛好一旁的駐店藝術家正在畫畫,他很友善的跟我聊了一下,

 

看他在作畫時的表情,好專注好美,

我忍不住開口請他讓我拍照,他也很大方的同意,

 

20130823-IMG_5631 拷貝.jpg

20130823-IMG_5635 拷貝.jpg

20130823-IMG_5640 拷貝.jpg

20130823-IMG_5645 拷貝.jpg

 

於是就在這個片刻,兩個創作者各自用不同的媒介,不同的素材在創作,

我們同時沉溺在自己的快樂裡,不需要言語。

 

 

--------

 

 

傍晚時分,與其說是傍晚其實已經算是夜深了,

畢竟在歐洲的夏天,通常要等到快十點太陽才願意下山。

我又再度回到了廣場,期待著入夜後的燈光秀,

 

這燈光秀的由來,不僅僅是為了噱頭,

而是學者在研究雕像的成分時,意外發現這些數百年歷史的雕像,在當時其實是有色彩的,

 

於是藝術家便結合了現代3D燈光的技術,重現出當時大教堂的原色。

也讓每一座雕像都換上了絢爛的衣裳,

 

我錄了一段影片,希望大家能稍微感受一下,在當下看到燈光全部亮起時那種震撼與感動。

 


 

 

 

--------

 

住了兩晚的青年旅社,霸佔著兩人房的空間,真的很舒適,

但住宿加上三餐的開銷,對於近一個多月沒花什麼錢的我來說,突然又感覺到危機。

 

心想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用一個早上的時間,建立了沙發衝浪網站的帳號,

洋洋灑灑寫下了對於旅行的熱情,以及渴望探索歐洲的初衷。

開始大海撈針的散發我的借宿詢問信。

 


很幸運的,獲得了一個正面的回應,

這位人士很神秘的,僅放上一張圖片,一隻貓咪走在覆滿雪的屋頂,

這隻貓咪讓我想起了我家的貓,也許是這個原因讓我想寄信給她。

 

巧合的是,信中她說她叫伊莎貝爾,跟之前民宿的伊莎貝爾同名。

可能伊莎貝爾是台灣人的菜市場名,像是怡君,為了區別,我就改稱她為伊莎。

伊莎願意收留我兩個晚上,而我也立刻收好行李,向亞眠告別。

 

我搭火車北上。

 

------

 

 

Lille(里爾),是法國北邊的第一大城,

位在歐洲的十字路口,不僅公路四通發達,

鐵路更是重要的樞紐,西邊可搭乘歐洲之星直達倫敦,南通巴黎,

東邊更是銜接比利時與其他各國的門戶。

 

隨著鐵路的開通,里爾佔據著絕佳的地理優勢,

現代建設開始蓬勃發展,還於2004年被選為歐洲文化首都。 

 

20130903-IMG_6814 拷貝.jpg


里爾這城市,可以說是我來法國以來,待過最現代的地方了,

 

巴黎很大,但在市中心,大多都是保留著舊有建築的特色。
但在里爾,在某些區域就會看到很先進時髦的大建築,

 

有趣的是,這裡的捷運系統跟台北一樣出自同樣的團隊,
第一次搭乘的時候有一種時空錯位感,心裡有點納悶我是不是回到了台北。

 

20130904-IMG_7177 拷貝.jpg

 

這城市我最愛的不是古城區,反而是去參觀教堂,

在台灣,其實沒有去教堂的習慣,

但在歐洲,面對未來的徬徨與未知,有時候會有心情不太平靜的時期,

這時候,我特別喜歡去教堂裡面走走,坐在椅子上發呆,

讓自己心靈感受一點寧靜。

 

在里爾,參觀教堂又比平常多出一些趣味,

這裡的教堂,可以說完全顛覆了我對於教堂古板嚴肅的想像。

除了有一些歷史悠久,很古典優雅的風格,

 

20130902-IMG_6691 拷貝.jpg

20130902-IMG_6701 拷貝.jpg

 

20130903-IMG_6857 拷貝.jpg

 

更有一些感覺是結合了藝術與創新的風格,

有些像是天堂之門的設計,

或是奇特的繪畫,

甚至還有倒在地上的十字架,

 

20130903-IMG_6984 拷貝.jpg

20130903-IMG_6999 拷貝.jpg

20130903-IMG_7004 拷貝.jpg

20130903-IMG_7018 拷貝.jpg

 

有時候覺得教堂真的是很厲害的藝術傑作,

結合了力學與美學,集結了多少人的心血與時間,

 

在里爾,這些創意的教堂又更讓我喜愛,

藝術的表現不應該侷限於形式,

只要內心的信仰與初衷維持不變就夠了,不是嗎?

 

------

 

離開的前一天晚上,伊莎邀請我一起去吃晚餐,

原本想說就去吃個便宜的土耳其三明治,結果走著走著,竟然走回到了古城區的大廣場,

 

伊莎隨興的帶我進了廣場旁的一間餐廳,在露天的棚子下坐著,

她點起了菸,一旁的服務生遞上了菜單,上面每一道菜旁的價錢都高出我預算好幾倍。

 


我有點為難地看著伊莎,她對我點點頭,

 

「盡量點吧,我請客。」她不經意的說著,視線又回到了菜單。

「這怎麼好意思?」我惶恐的回說。

「因為我今天很開心。」她依舊不改那種既慵懶又自信的法國女人風格,嘴裡吐了一口菸。


「那我跟你點一樣的就好」我放棄研究菜單。

 

 

過沒多久,服務生端上了兩鍋香噴噴的白酒燉淡菜。

鮮肥的淡菜被白酒帶去了腥味,奶油洋蔥烘托濃濃海鮮原味配上酒香,

搭上法國那裡賣都好吃的麵包薄片,滋味果真是一絕。

 

 

20130903-IMG_7090 拷貝.jpg

 

-------

 

回程的路上,經過美術館前的廣場,

原本安靜的夜晚,這裡卻聚集了許多人群,吵吵鬧鬧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我注意到一旁伊莎表情開始有些奇怪,她拿起了電話講了許久,

講的是法語我聽不懂,但感覺她越來越激動。

掛掉了電話,她的步伐越來越快,我們漸漸地離開廣場的喧鬧,

 


伊莎深深地吐了口氣,又恢復成她一貫的慵懶音調。

 

『剛剛不好意思,如果再待在那個地方,我怕我會忍不住想去揍他們。』伊莎率先起了頭,為剛剛的失態道歉。

 

「沒關係,只是那些人聚集在那邊,是在抗議什麼呢?」我好奇地問道。

 

『你知道法國最近剛通過同性戀結婚合法化的法令了嗎?那些人就是在抗議這個的。都已經通過了還在那邊鬧事。』她的語氣似乎帶有一些憤怒。

 

「他們抗議我能理解啦,總是有保守的人不能接受啊。」想想對於一些保守的教徒而言,這抗議是難免的。

 

『所以我才想要去揍他們!你知道,我剛剛就是打給我朋友講這件事情,對這些人而言,同性戀是不能接受的,是噁心的,但是,我跟你說,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就是一個同性戀,他是一個非常善良又有才華的人,但因為個性比較陰柔,常常被同學欺負,最後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從窗子跳下來,就走了。這些人,就是這些人害我失去一個朋友的。』她失去了原本的優雅,開始激動地跟我訴說著。

 

我至今還是記得那說話時的神情,是那麼真摯,又那麼痛苦。

 

回去的路上我們沒有太多的交談,我腦中還是在盪漾著剛剛聽到的故事,

很多時候一句玩笑話,或是無心的言語,也許在另一個人的心裡卻能掀起波瀾,

現在網路上的謾罵,不負責任的攻擊,那些看似微小的動作,其實可能會傷害到人。

 

我警惕著自己,說什麼話都要對自己負責,不要因為情緒而失言。

 

--------

 

 

隔天擁抱道別的時候,她順帶一提的說道,

 

『我昨晚幫你在沙發衝浪的網站上留下了第一個好評,有了推薦,你應該會比較容易找到下一個沙發主。』她抽著菸,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說道。

 

「真是太謝謝妳了! 那當時妳怎麼會願意收留一個完全沒有評價的亞洲人呢?而且又那麼臨時。」我心中充滿了感激,又忍不住想問。

 

『沒什麼,剛好沒事,又覺得不接受你可能就要露宿街頭了。』她習慣性地揮揮手,嘴裡又順手吸了一口菸。

 

 

伊莎拒絕了我想跟她合照的邀請,

但我始終是謝謝她,對我的好意表現得那麼不經意,

 

不僅僅是那頓豐盛的晚餐,

還有她對我交換的真心。

 

 

 

20130903-IMG_6803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可能是有去過法國玩的原故,看著你的文字彷彿能夠感受到你描述的景象,尤其是讀著你筆下的伊莎,她像是一個很美的人,或至少有顆美麗的心。
  • 謝謝你的回覆! 她是一個很有個性的法國女人,很堅強,又藏有一顆柔軟的心

    吟遊旅人 Cass 於 2017/08/16 12: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