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4-IMG_3735 拷貝.jpg

 

離別的早上,我還是依照習慣的時間早起,一如往常吃了從冷凍庫拿出來的乾硬麵包當早餐,刷牙洗臉,和大家問早,

 

一切似乎都跟平常沒有異樣,

 

唯一不同的是,我沒有著裝準備上工,而是獨自回房間做最後的收拾。當大家充滿朝氣的走向菜田,望著他們喧鬧離開的背影,我似乎已經慢慢察覺到自己已經不再屬於這裡的事實....


吃過了中飯,跟大家一一擁抱道別,最後望了一眼這片農場,這個培育我勇氣的地方,有過多少歡笑與汗水,

 

如今,真的要說再見了。

 

 

 

20130804-IMG_3629.jpg

20130803-IMG_3464.jpg

 

 

-----


接下來的方向,其實完全是趟充滿冒險的旅程,源自於一個念頭,我想要去巴黎走走,於是順勢著在比利時與法國交界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法國的宿主,有了方向,以及秉持著省錢的決心,配上不知道哪來的自信,沒有做太多規劃,我踏上了旅程,目標要在一天內從比利時搭便車到法國。

 

就相對位置來看,Googlemap上顯示從農場到借宿宿主家,直線距離大概不到三百公里,大概感覺是從台北到高雄的距離,但難度就在於因為要配合高速公路,所以實際的距離絕對比三百公里要多出非常多。路線方面,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大城市往下一個大城市的方式去移動,這樣搭到便車的機會會比較多。於是我規劃先抵達附近的大城麥車侖,再前往根特,最後再直接通往比法邊境,抵達目的地。

 

有了簡單的作戰計畫,心裡已多了一分踏實。離開了農場,我坐上了布朗的順風車,他將我載到附近車流量比較大的路旁,扛下了行李,互相擁抱道別,他依舊是用陽光的笑容祝我好運。看著布朗的車離去時揚起的沙塵,心裡告訴著自己這是一趟沒有退路的歷險。

 

我提起勇氣,比出了大拇指。


非常幸運的,等不到五分鐘就有一台車停下來,一問之下剛好就是要往麥車侖的,方向吻合,立刻開心的上了車,

 

「今天的運氣好像還滿不錯的!」

 

在駕駛座的我,心中不免出現了這樣的想法,畢竟一開始就這麼順利,默默在心裡為接下來漫長的便車之旅下了一劑強心針。

 

 

-----

 

 

進了城,謝過好心的車主,再度把行李扛下路邊,要開始繼續往下一個大城市根特邁進!

 

原以為接下來的旅程會繼續順利下去,但沒想到好景不長,我站在路邊,豎著大拇指,這一等,就等了一個多小時,

 

正午的太陽正榨出我的汗水,心裡又熱又有點著急,


「是我站的位置不夠明顯嗎?」
「還是我行李太多讓人覺得麻煩?」

 

我試圖用冷靜的思緒判斷當下的問題,也換了幾次位置,心裡也不停的幫自己打氣,

 

終於,終於有一台車停了下來。

 

坐上了有冷氣的車,久站的腿終於得到了舒緩,我心裡充滿感激,

 

車主葛蘭是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男生,一問之下竟然是位老師,也是一個非常喜歡旅行的年輕人,

 

一路上我們聊得非常愉快,他非常欣賞我這樣充滿冒險的精神,也對於我一個亞洲人隻身來歐洲旅行覺得佩服,

 

「老實跟你說,我喜歡旅行,但我非常害怕坐飛機,所以一直都只能在歐洲附近走走。」他突然坦白地跟我說。

『是喔,那真的很可惜耶,世界那麼大,不坐飛機很多地方都去不了。』我真心覺得可惜。

 

 

雖然可惜,一邊也很慶幸他位在歐洲,好多國家都很近,如果住在台灣的我又害怕坐飛機,那還真無法去到哪裡......

 

就在車子快抵達他所住的鎮上時,他看了一下手表,突然開口。

 

「現在時間還早,不知道你想不想要吃個甜點呢?我們這鎮上剛好有一間很有名的冰淇淋店,我想要招待你。」他非常友善的突出了邀請。

 

雖然不是很喜歡平白無故地接受別人的好意,但因為聊得很投緣,目前的進度也還算很順利地往法國前進,也就答應了他的好意。

 

20130804-IMG_3749 拷貝.jpg

IMG_5444 拷貝.jpg

 

誰也沒想到,在大太陽下曬了一個多小時,卻也因此認識了這麼友善的一個好人,讓我品嘗到來歐洲目前為止最令人讚賞的甜點,那酸甜的新鮮水果搭配甜蜜的冰淇淋,絕對是盛夏第一享受。

 

離別之於,除了再三感謝,也送他一張我自己做的明信片,互換了Facebook,也在回憶中為這麼友善的陌生人留下了一個位置。

 

 

------

 

陽光越來越斜,氣溫終於沒那麼不舒適,身體覺得舒服了,但內心其實開始有一點緊張,

 

心裡盤算著,照這個進度下去,也許又會重演在天黑搭不到便車的惡夢,想說今天這一路過來也省了不少交通費,接下來到達根特後,就乾脆改搭火車進法國吧。

 

等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搭上一台便車,車上是一對長得像印度血統的夫妻,他們知道我要去根特就好心的讓我上車,但因為他們的英文不是很好,所以在車上並沒有太多的交談,

 

結果令人傻眼的事情發生了,我原先是請他們送我到根特的火車站,但因為進入下班尖峰時刻,四處車潮湧入,他們似乎是為了避開塞車潮,就轉而送我到根特市區另外一個小火車站,

 

原先並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問題,畢竟我是接受人家的好意,當然要以人家方便為前提。但就在我到車站內確認火車時刻表時,才驚然發現原來這個小站,大部分的火車都是過站不停的,更別說是比法的國際列車了。

 

當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要先搭火車到根特的主要火車站,然後再搭往法國的國際列車。偏偏好巧不巧的是,當我要去購票時,站務人員都已經下班了,唯一可以買票的自動售票機,卻無法投現,只能使用信用卡付款,當我插入我台灣的信用卡時,螢幕竟然要我輸入四位數字的磁卡密碼,但我只記得我的八位數字密碼,當場陷入無助的僵局。

 

曾經有念頭想要請路人幫我買票,偏偏站裡荒涼到沒有路人,絕望到此轉念想說那我就先上車再想辦法補票好了,正當我艱辛的將一切的家當扛上月台時,遠處已響起火車的笛聲,我立即使盡吃奶的力氣衝上月台,就眼睜睜看著火車與我擦身而過。

 

這時如果有聚光燈打在我身上,我一定立馬癱軟在地上演上一齣崩潰的戲碼。

 

但(因為沒有觀眾所以)我忍住了。

 

我仍舊抱持不死心的心態開始研究火車時刻表,但畢竟是個冷門的車站,距離下一班發車竟然還要非常的久,等我抵達主要車站時,已經錯過了往法國的最後一班列車。

 

原本故事進行到此,我其實是可以選擇在根特住一個晚上,隔天再去法國,但好巧不巧的就是,當初宿主跟我接洽時,就表明他隔天一早會去法國中部出差,我們便約好跟他一起旅行,最後再搭他的順風車前進巴黎,所以我有今天一定要抵達法國的壓力。

 

跟法國的宿主傳簡訊報告我的現況後,也只有最後一個方法,逼自己硬著頭皮搭便車到法國,沒有其他辦法了。

 

時間已經是傍晚的九點,在歐洲的夏天大概九點多太陽開始下山,而我跟著我的行李,還是無助的等在路邊,腦中不斷地想到底該怎麼辦,但還是想不到辦法,只能祈禱奇蹟出現,而根特還是一如往常的,這麼難讓我搭到便車。

 

--------

 

 

等到天已黑,夜開始涼了,

 

眼看我就要流落街頭了...

 

終於在此時,有一個好心的年輕人停下來問我要去哪,他大概像是大學生的年紀吧,我說我要去法國,他二話不說就示意我上車,直接將我載我到附近往法國方向的高速公路旁,他說這邊的車輛都是往法國的,他只能幫我到這裡,祝我好運。

 

說實話劇情進展到此真的是完全沒有退路了,在這個實名為郊外的荒涼高速公路旁,原本心裡還殘存著搭不到車就想辦法找過夜的地方的備案已經徹底毀滅,

 

距離目標地還有80公里遠,

 

我努力的找了一個旁邊有路燈的地方再度豎起大拇指,在心裡不斷的祈禱好運再度降臨....

 

 

等著,

等著,

 

 

深夜的高速公路旁,每輛車都以超過100公里的時速從我身邊呼嘯而過。

終於,奇蹟出現了,

眼前一台箱型車突然閃起了右轉燈誌,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嗨,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窗戶那頭傳來了一個開朗的女生聲音。

「你好,我想要去法國的里爾,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順利。」我一邊說,一邊非常用力的在心中祈禱,帶我走,帶我走。

「好,上車吧,我們可以載你到比法的邊境。」女生轉頭跟一旁的男生問了一下,回頭招了手要我上車。一旁的男生下車,幫我拉開後座的門,並且騰出了一點空間給我。
 

 

原來整個後座完全沒有一張椅子,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道具與花俏的服裝飾品,我擠在雜亂的東西中有點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委屈你坐在地上,我們是馬戲團的表演者,剛剛才結束表演正要回家,我們住的地方離法國很近,可以送你到那邊。」女生熱情的打破沉默,跟我聊起天來。

 

「那太好了,邊境離里爾就不遠了,我可以請我的宿主開車來載我。」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才恍然想起自己連晚餐都還沒吃。

 

看著黑夜中的燈光在車窗外一閃而逝,跟宿主確認了會合的交流道旁,好不容易平復了緊張的心情。

 

副駕駛是一位非常陽光熱情的女生叫做莉羅,她說他們兩個是馬戲團的表演者,剛結束表演準備回家。心裡突然想起了之前也是深夜救我的馬戲團老師,覺得跟這群人好有緣份,

 

「對了,我們這一群人住在鎮上的一棟小古堡裡面,下個月準備在古堡內辦一場馬戲團的嘉年華會,會邀請各國的表演者一起來共襄盛舉,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一起來玩喔。」女生得知我的興趣是拍照時,就愉快地跟我提出了邀約。

 

「沒問題,我們保持聯絡。對我而言,眼前的這兩人是將我從黑暗絕望深淵救起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們我還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意外,能有機會再見一面親自道謝自然是應該,於是立刻交換了聯絡方式,看看之後的時間能不能配合。

 

 

----

 

 

聊著聊著,車子也開到了他們鎮旁的交流道,下了車,謝過了兩位救命恩人,

 

我在接近午夜的交流道旁,四周漆黑一片,只有稀疏的幾盞路燈跟很偶爾才經過的幾輛車,我坐在一旁,和我的行李,等待著我宿主來救我。

 

想著今天一整天的境遇,以及自己現在很落魄的樣子,

 

想想那些經過的車主,看到一個亞洲人深夜坐在高速公路旁,他們腦中一定冒出許多問號吧。

 

想到這裡還是笑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害怕,也沒有擔心,因為一整天的冒險,我終於要抵達目的地。

 

半個小時過去,一台車燈漸漸接近,一位高大灰髮的男子下了車,50幾歲的他,疲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回握了他的手,道了歉,坐上了通往法國的最後一輛便車。

 

在漆黑的夜晚,四周的光源在窗外成為光線,我筆直地通往了法國的那端,用這麼瘋狂的一天告別了比利時,

 

洗了澡、躺在床上,今天發生的點滴不斷地在腦海閃現,這樣的冒險,真的就跟做夢一樣!

 

不到幾分鐘,我就進入了夢鄉,也正式為戲劇性的一天畫下句點。

 

法國,我終於來了!

 

 

 

20130805-IMG_3752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