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證的申請開跑,我心裡明白,無論這申請的成功與否,離開的日子近了。不開心過一天,開心也是過一天,我試著讓自己腦筋動起來,要好好把握在比利時的這段時間,要去各地走走,體驗一下不同的旅行方式。

 

趁著休假的空檔,我和農場的三個美國人決定去參加一年一度的根特音樂節!根特不僅有美麗的老城,也曾被旅遊聖經寂寞星球一書選為2011年世界十大城市,更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的世界三大“音樂之都”之一,每年舉辦的嘉年華會更是年度的重頭戲,身在比利時的我們當然不想錯過這麼難得的盛會。

 

 

 

想想出發的時間還早,我們靈光一閃,要不要試試看在路邊搭便車去鎮上,幾個人便站在路旁比著大拇指,沒過多久的時間,還真的幸運的被我們攔下了一台車,年輕的女駕駛很友善的載我們到火車站,再三的謝過她後,結束了我人生第一趟搭便車之行。

 

 

半夢夢醒之間,火車來到了根特,有一種很懷念的感覺。我們轉搭輕軌火車進到老城區,雖然來的時間算早,卻很明顯的感受到跟上次造訪時的差別。整座運河上搭建了巨大的舞台區,別處比較大的廣場也架起了臨時的舞台,看到活動人員各個奔忙,讓人不自覺開始期待入夜後的活動。

 

 

20130723-IMG_2683.jpg

20130723-IMG_2728.jpg

 

隨著太陽漸漸西沉,遊客開始蜂擁聚集,好多巷弄間被各式各樣的街頭藝人佔據,有人騎著單輪車互丟保齡球瓶,有人表演著精采的不插電音樂,人群圍繞在其中,每個人臉上掛滿笑容,身在現場馬上被歡樂的氣氛感染。

 

在農場生活安定久了,我都快要忘記了這種旅行中興奮的感覺。

 

好多的事情在眼前發生,音樂、酒精、人潮,為這座古城灌注了全新的活力。舞台區聚集了滿滿的遊客,每個人手拿著沁涼的啤酒,身體隨著音符擺動,迷幻的七彩光線為夜晚帶來迷幻的視覺,我們擠在一間小酒吧舉杯慶祝我們的青春。

 

音樂的節奏,酒精的催化,嘉年華就是有一種魔力,讓你放下所有的煩惱,享受著當下的快樂。

 

 

06-2.jpg

20130723-IMG_2731.jpg

 

------

 

因為不想那麼快回到農場,我告別了其他人,拿著在農場時彼得給我的聯絡方式,我循著路來到了彼得同學的家中,很幸運的免費住了一晚沙發,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免費借宿陌生人家的經驗。

 

第二天,謝別了好心的宿主,我又隨興地在古城區遊走,看著回歸冷清的街頭,很難想像再過半天這裡又將擠滿了人潮。我在令人發懶的陽光下走著,享受著不用工作的清閒,一邊思考著我來到歐洲旅行的初衷。

 

這輩子第一次來到那麼遠的歐洲,我甘願就這樣待在比利時就滿足了嗎?這次的旅行給我另一個全新的想法,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興奮之情在我心裡盤旋。

 

 

20130724-IMG_2877.jpg

 

簡單的吃了份三明治,我舒服的躺在公園的草地上打了個盹,想想如果是身在台灣,一定受到路人的側目,或是擔心草地上會有狗屎,但身在歐洲,一切就是那麼的隨性自然,只是需要將包包小心地綁在身上即可。

 

著混著時間也來到了下午,算一算時間,也該動身回家了,有了前一天的經驗讓我壯大的膽子,這次我給自己另一個全新的挑戰,就是要一個人搭便車回家。

 

想當初大家都還在農場的時候,好多人跟我提到在比利時搭便車是很普遍的事情,大家人都很好很願意幫忙。這些美好的評價深植在我的腦海,不僅為了省錢,也為了體驗人生,有了第一次的幸運,我秉持著大無畏的精神,開始我人生的另一個體驗。

 

也許很多人認為搭便車就是在路邊比出大拇指,感覺好像很輕鬆,但說真的,實際走到路邊,拿出早已寫好的卡版,比出大拇指,光這個過程就比想像中還需要更多更多的勇氣。

 

20130724-IMG_2809.jpg

 

 

眼前的車一輛一輛的呼嘯而過,沒有一台有想要稍微減速的動作,這時候還要試著保持樂觀的精神,並且要把微笑掛在嘴邊,我心中記得前人的建議,「你必須要保持著燦爛的笑容,在人車交會的那短短一秒不到的時間內在駕駛心上留下好印象。」

 

接著,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腿痠了,笑容也僵了,你會開始懷疑著自己。

 

「是不是我是亞洲人所以沒人敢載我?」

「是不是我站的位置不夠好,沒有人順路?」

「是不是我卡板寫的不夠明顯?」

 

種種的念頭質疑著自己,更別說早已麻木的雙腳與大拇指,絕望與放棄的念頭不斷的縈繞腦海。

 

這時一來為了省錢,二來為著一口氣,只能在心裡不斷的鼓勵著自己,再試試看、再等十輛就好。

 

等待的過程中,其實也不是一味的枯燥。有很多駕駛看到了牌子,會跟我笑笑地搖著頭,好像路線不對他也愛莫能助,有些甚至會聳聳肩、揮揮手,還有人會輕按一下喇叭鼓勵著我,這些都是等待中的樂趣,讓我在挫折中得到一絲勇氣。

 

而其中,也遇到了一些好心的路人主動來幫忙,有人建議我往前面車多一點的地方等,有人好心幫忙但指引我錯誤的方向,還有一個摩托車騎士人更好心,看到我被引導到錯誤的方向,不僅建議我到前面的大路口等,後來我走著走著他竟然從後面騎車追來,主動要求載我一段路。

 

非常感謝這位善心騎士,把我載到了一個遠方,導致我根本騎虎難下,只好含淚硬撐。兩個小時就這麼過去了,夕陽也漸漸染紅天空,我腦中開始冒出各種負面的念頭,心裡也想起了朋友的警告。

 

「入夜後搭便車會變得非常困難。」

 

的確,晚上人臉都看不清楚了,誰會想要冒險載一個陌生人?於是,我開始祈禱著奇蹟出現。

 

原訂的計畫是先坐到附近的一個大鎮,再轉搭另外一個便車來到農場附近的小鎮,再試著回家,眼看目前一點進展也沒有,我彷彿一個待宰的羔羊一般,臉上的微笑中多了些許苦澀。

 

好在我命不該絕,總算有一台車在眼前停下,一問之下可以順路直接載我到農場附近的小鎮,興奮之餘我跳上了後座,揉揉已經麻木的雙腿,內心是滿滿的感動。

 

在乘車的空檔我們聊了起來,這位好心的駕駛是小鎮上一處馬戲團學校的老師,聽到馬戲團學校讓我非常新奇,在台灣似乎沒有這種學校,他人就很熱心的跟我介紹一些課程上的內容和特色,這種學校教得完全是表演的雜耍特技,不是那種用動物表演得馬戲團,而學生之後就可以加入馬戲團巡迴,或是自己到各地去當街頭藝人表演。

 

聊天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的快,跟之前漫長的等待形成極大的對比,轉眼間車子已經抵達了駕駛居住的小鎮,這時外頭天色已經全黑了,老師想了想,說我這樣子要等到便車是不太可能的,算了下時間公車應該也都過了末班車,他索性就說乾脆就直接載我回農場好了。

 

我們一路上聊著我這近一個月的旅行經驗,他非常欣賞我的精神,

 

「對了,你當下怎麼會願意載一個陌生人呢?」對眼前這位救命恩人,我提出我的疑問。

 

「我跟你一樣,在年輕的時候曾經跑去紐西蘭當背包客,在旅行中也受到很多好心人的幫忙,搭了很多便車,所以我很能體會搭便車的困難,當下想都沒想就決定要載你了。」他笑了一下,眼睛彷彿閃過了過去的畫面。

 

所以幫助人真的是一種循環,你幫了他,他心懷感謝說不定會幫下一個人。而我受到這個恩惠,也許未來某個機會,我也會同樣的幫助別人。這樣的付出,也許在某個時間點你也是受惠的人。

 

人生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看似很小的善念卻能像顆種子一樣,在人與人之間繼續茁壯。非常謝謝這位陌生的男子,多花了半個小時載我到農場門口,走進熟悉的大門,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這一切都好像是夢一場。

 

很慶幸這次的經驗,雖然等了好幾個小時,但也因為這樣,才能有這麼多曲折離奇的故事。一個人的旅行真的會需要獨自面對很多問題,慶幸的是也因為如此我學會到如何鼓勵著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堅強、更有彈性,

 

而今天的奇遇,也驗證了牧羊人的奇幻之旅所說的,

 

『 當你全心全意要做一件事情,全世界都會來幫你。』

 

 

20130724-IMG_277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