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紛紛的離開,生活彷彿變了個樣,工作時間還是一樣的多,快樂時間卻變得更少。剩下的人中,比較熟的只剩下長居在農場的巴斯特。我沒有選擇跟大家一起離開,是因為我還有留下來的理由。當初來農場的初衷,就是要用這裡的地址申請居留證。

 

之前的生活太愉快自然了,我幾乎都忘記了我的目的,也因為眾人的離別,讓我開始正視自己的未來。於是我利用某天上午的空檔,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去了鎮上,好不容易找到了區公所的地址,繳交了地址與一些相關資料,辦理了申請居留證的手續。

 

「接下來我們會請警察去這個地址確認你是否真的居住在那,請麻煩留意一下,如果確認無誤了我們會再進一步給你通知。」櫃台小姐親切的說著,似乎小鎮上的公務人員都比大城市裡面來的親切許多。

 

我走出區公所,心裡還是很不踏實,究竟還要過多久這些手續才能跑完,我才能真正開始步上軌道呢?心情又再度陷入了一種徬徨。

 

 

日子還是繼續的過著,我都已經忘記了過了幾天,這早又是例行的「過期商品收集日」,每個禮拜我們都會去農場附近的超市搜刮過期的食物,特別是生鮮蔬果的保存期限很短,那些品項不好或是過期的商品,全部丟掉很不環保,於是超市就跟農場配合,讓我們定期去將過期的東西載回來篩選。

 

老實說一開始在農場看到這些過期的食物都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但後來想想,這些超市訂定的日期應該是所謂的賞味期限,其實過期後並不代表腐壞,只是可能沒有那麼新鮮了。於是每一次迎接這些「戰利品」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生鮮蔬果先做初步的篩選,將外表完好的稍做處理並且保存下來,列為即早處理的食材,當然那些一看就壓爛或是發霉的,自然就落到可憐的雞眷裡面當食物(廚餘)囉。至於那些過期的餅乾、過期的巧克力、過期的布丁,因為有添加防腐劑的關係,其實保存期限遠比上面標示的還要長,這些最後都變成滿足我們嘴饞時的聖品。久而久之每個禮拜,都會開始期待新載來的過期產品,那屬於文明國度的懷念味道。

 

IMG_2557.jpg

 

這天難得換我坐著布朗的大貨車一起去執行任務,也是我第一次坐布朗的車,在行車的空檔,我們便聊了起來。

 

「老實跟你說,其實我之前有一點怕你,所以都不太敢主動跟你聊天。」坐在副駕駛座的我,試著跟布朗坦白我的心情。

 

真的不能怪我,布朗是一個長得非常粗壯的男人,雖然當他笑的時候,整排白淨的牙齒,非常的帥氣瀟灑。但因為農場主人不在的這兩個禮拜,布朗算是代理的主人,因此常常會有在扮黑臉感覺,對我們嚴肅多過於歡笑。外加只要他一不笑,整個人臉凶狠的像是黑道大哥一樣,所以我總是不自覺地離他很遠。

 

「為什麼怕我呢?」布朗一邊專心的看著路況,一邊露出雪白的牙齒,似乎被我這個奇怪的想法給逗笑了。

 

「我…覺得你不笑感覺很兇…,可能不熟的關係吧…,才會有一點怕你。之前其他人都在,所以也都跟熟的人混在一起。現在大家都離開了,我告訴我自己要試著多去跟別人聊聊。」我坦白的說著。

 

「這樣很好啊。也因為這樣我們才有機會聊聊天,對吧?」他還是露出大大的微笑。

 

他說的沒錯,和舊朋友相處久了,也形成了一種自我的舒適圈,讓我失去認識新朋友的動力。這次舊朋友相繼離去,我又回到一個人的狀態,也因此反而會試著去跟那些陌生的人交談。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我才發現布朗其實是個很Nice的人,只是不笑臉很臭。

 

後來在路上聊著聊著,我就跟他分享了我正在用這農場的地址申請居留證的事情,他突然表情又回到嚴肅的樣子。

 

「我建議你還是要跟法蘭克談一下,因為我之前有一個澳洲的女朋友想要借用農場的地址,就被他拒絕了。」他一邊回想一邊說著。

 

原本沒有考慮那麼多的,只是想要借用個地址來申請個居留證,完全沒想到還需要主人同意。果不其然,事情不會那麼簡單的啊。

 

「好,反正他再過幾天就要回來了,如果他不願意,那我剛好就離開吧。」我換個念頭想想,心也開闊了。

 

 

------

 

IMG_2547.jpg

 

貨車回到了農場,大家紛紛的把車內的食物與蔬果分類收藏,每張忙進忙出的臉孔,洋溢著興奮與喜悅。

 

終於忙完分門別類,再把已經爛到不能食用的蔬果倒在雞眷裡,我利用空檔去獨享只有一張門簾的廁所。趕走早已習慣的蒼蠅群,我自在地坐在馬桶蓋上醞釀便意。

 

IMG_2544.jpg

 

身體暢通後,我回到廣場的樹蔭下,看到布朗和艾瑞克兩人用一種非常嚴肅地表情看著我。

 

「欸,剛剛警察來找你。」布朗臉色嚴重的宣布這個消息。

 

「!!!」我張開嘴巴啞口無言。

 

有沒有這麼巧!早上才跟布朗提到這件事情,下午警察就來?原本是要先通報法蘭克後再決定的,現在警察提前來報到,把原訂的計劃全盤打翻。

 

「那那那…警察說了什麼?」我非常緊張的問道。

 

布朗和艾瑞克用一種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的反應,接著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我嘴巴張得大大的一頭霧水。

 

「哈哈哈,我們只是用警察來嚇嚇你的啦,我幫你問了,警察只是過來確認你有沒有真的住在這裡而已,沒有要多問什麼,我想這一關應該是通過了,接下來手續完成就會通知你去拿居民證啦」布朗再度露出壞壞的笑容說。

 

「啊,雖然有一點超出預期,但太好了!」我終於鬆了一口氣說。

 

「但是,法蘭克知道後也許不會很高興就是了。」布朗再度收起了笑容說。

 

「我想也是。」我頓時有一種關關難過關關過的無奈。

 

--------

 

 

過沒幾天,法蘭克一家人終於回來了,農場裡的幫手早已經換了一輪又一輪,大家變得一小群一小群的,氣氛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好。也因為人越來越少,每個人的工作量相對變多,再加上有法蘭克回歸監督者的角色,工作變得更為繁重且漫長。

 

終於我找到一個機會,鼓起勇氣私底下找法蘭克談談,跟他提到我借用地址的事情,並且我也強調,警察有提到我只是暫時住在這裡,並不會增加他的稅或是其他的支出,希望能解釋我的行為不會造成他任何的負擔。

 

他的反應比我想像中平淡許多,也許他腦中還在消化這突如其來的資訊,只淡淡說了既然你都找警察來了那就先這樣吧。但我可以從他的表情看出他很不開心。

 

我不怪他,我自己也不喜歡麻煩別人,也許這條路行不通,我相信我還是有別的辦法的。

 

老實說,在農場待了這麼多個禮拜,其實也有點想要離開了,有些時候沒有想法,那就旅行吧。

 

 

既然人生目前找不到答案,就讓我一邊找一邊思考。

 

 

20130804-IMG_352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