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的人幾乎都是來自歐美各地,和這群朋友天天混在一起,很多時候會有一種東西文化衝突的感覺,一開始我會有一點不自在,但久而久之下來,我慢慢地開始調適自己,並且試著觀察並學習他們文化中好的一面。

 

其中一點我非常欣賞的,就是西方人的的直率,相較於東方人較為內斂、壓抑的個性,西方人對於情緒的處理比較外放,喜歡就說,不滿意也會表現出來。人與人的距離也是如此,他們握手、擁抱、親吻,完全表露自己的情感。這種感覺很單純,也很簡單,不用像東方人雖然客氣但卻給人有一種安全距離。

 

也因此,我特別喜歡的一點,就是擁抱。

 

IMG_1916 拷貝.jpg

 

擁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當朋友跟朋友互相擁抱時,你可以很明確地感受到對方的善意和溫暖,不論是在打招呼、在鼓勵、在安慰、在離別,當你打開了身體與他人相擁的瞬間,感覺彼此的心靠得好近。

 

很可惜的是,在台灣,我並沒有學會擁抱。

 

有一次很好笑,剛好在跟艾力克斯聊到擁抱的話題,來自西班牙的他,身體流著拉丁民族熱情的血液,常常會看到他和好友凡妮莎互相擁抱。

 

「我真的很羨慕你們耶,你們為什麼都可以擁抱的那麼自然啊?」有次我忍不住發自內心的問。

『會嗎?很多時候都會想要擁抱啊,見面的時候、道別的時候、甚至開心的時候,不然你們台灣人要怎麼說再見?』艾力克斯被我這突然的問題給愣了一下,覺得很有趣。

 

「嗯我們啊…應該就是大家站兩旁,互相揮手說掰掰吧。」我認真地回憶當時跟台灣的朋友告別時的畫面。

 

『什麼!?只揮手?那人與人的距離也太遠了吧。』他不可置信的說。

 

他的話在我腦海中盤旋了好一陣子,我認真地回想起當時跟大家揮手道別的畫面,這一別將會是十個月的時間,不僅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會是何時,更別提好多的變數可能會發生,那為什麼當初我們說再見的時候,不當作也許這是最後一次見面的感覺去珍惜呢?

 

如果能以一個擁抱作為結束,就不會留下「如果當時能擁抱一下就好了」的遺憾。

 

學習擁抱的第一步,是要去打開自己,讓身體可以去接受另一個人來擁抱我,過程中用心去感受別人的溫暖,也用行動來表達我的喜悅。

 

於是,我開始喜歡上擁抱。

 

IMG_1933 拷貝.jpg

 

-------

 

在這塊農場,我們努力工作、我們傾聽我們分享,我們放肆玩樂,而故事到了盡頭,我們終究還是要揮揮手告別這場緣分的交錯。

 

來到農場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當初來的初衷,像我單純是為了省錢,有些人是為了體驗農場生活,有些人是素食者,渴望能享受最新鮮的蔬果;而另外一些人則是未來想要經營農場,特地過來取經。

 

我們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相會,任務達到後,也一個一個收拾行囊,向原本各自的旅程繼續邁進。

 

相聚離別,這些本來就是人生的常理,每個人終究要說再見。但就在這兩個禮拜像家人般朝夕相處後,眼看十幾個人都將在一個禮拜內離開,而我因為申請居留證的關係是少數幾個留下的人,離別的感觸特別的深。

 

告別總是比送別容易,離開的人馬上就會進行下一場冒險,留下的人卻要適應人事已非的寂寞。

 

雖然農場還是有少數幾個人繼續留著,但大部分都是新來的人,卻沒有像這群老夥伴彼此有那麼強烈的契合感。

 

我想起之前有次聊天,希瑪突然有感而發的說了一段話,

 

「我對我們這群人跟那些新人感覺是不一樣的,我覺得我們之間的心靈是互相契合的。」希瑪睜著她大大的綠眼睛,感性地說。

 

真的,當更多新來的幫手加入農場的行列,我們這群老人的確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其中的差別。我們彼此之間有很多共通點,我們愛護這個地球,我們希望多吃到健康的食物,我們珍惜著彼此交流的時間;但相較於我們,新來的一批多半為美國以及英國人,他們給我們的感覺就比較格格不入。

 

-----

20130804-IMG_3681.jpg

 

 

這天早上,我吃完早餐,卻遲遲不願意上工,因為今天有四個朋友要離開這裡,包括從第一天就認識的汎哥。看著他們陸續扛著自己的家當出現,穿著不太像平日在農場工作時的衣服,即將分離的情緒立刻湧上了心頭。腦海中回憶著這兩個禮拜的點點滴滴,我一個人傻傻地闖進了這裡,得到好多人的關心與照顧,是什麼樣的緣分能夠讓這麼一群人從各地在同個時間同個地點相會?

 

在遠處凝望著要離去的大家一一的跟留下的人擁抱告別,心頭不禁一酸,該如何形容我的感覺?我知道即便大家都互留了彼此的聯絡方式,嘴裡也都說著要保持聯絡,但我是知道的,當每個人踏出這座農場後,那種緊密的交集就沒了,能夠像這樣自然而然的生活在一起,一輩子也許就只有這麼一次了。也許未來我們會在某地相遇,但可能僅止於某些人,已經不可能再像現在這種大家庭的感覺了。

 

我默默的在遠處被情緒淹沒。這時汎哥從遠方發現了我,臉上依舊露出他招牌的陽光笑容走向了我,來自塞爾維亞的他是個全素食主義者,對於生命充滿了熱忱與想法,接下來要搭便車前往巴黎,努力存錢,未來要回到家鄉買一塊地,組成一個像這樣子的社群。

 

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認識的塞爾維亞人,也是我在農場第一天震撼教育時解救我的人,好多時候我們一起洗著碗,他會介紹我一些他喜歡歌手的音樂。扛重物的時候他會叮嚀我小心、替我打氣,騎腳踏車落後的時候他會幫我墊底。

 

他讓我認識了所謂自由的靈魂,以及活出自我的自信。

 

眼前高大的他,如今就要跟我告別,我努力地擠出笑容,他張開手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卡斯,剩下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將來如果到巴黎,你一定要來找我。”他真誠的抱緊著我說。

 

「嗯!我會的,你也要小心,謝謝你這兩個禮拜的照顧,祝你一路順風!」我強忍著不捨地說著。

 

我試著壓抑滿眶的淚水,正準備鬆手,他忽然抱更緊地說。

 

「再抱久一點。」

 

 

我想面對離別有人表現瀟灑,有人充滿感傷,但只要是真心的相處,在道別的片刻心中同樣都會捨不得吧。

 

送走了他們,隔天一早,馬可和潔西卡也要離開了,還記得剛到農場的時候,潔西卡熱心的教導我辨別蔬菜,還像個大姊姊一樣陪我聊天,教我英文;而馬可對我也像個大哥一樣,常鼓勵著我,主動找我聊天。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某次聊天時,我提出了我在歐洲快一個月的疑問。

 

「我一直很好奇,每次看到歐洲人在打招呼的時候,最常用親臉頰的方式,但因為在台灣我們完全不會親臉頰,所以到底是要怎麼做?親幾次?我覺得好疑惑。」我提問道。

 

『有的國家親一次,有的國家會親三次,有的則是陌生的親一次,熟的親三次,有的國家會親兩次,基本上真的要看當下的感覺去配合。』潔西卡認真的替我解說著。

 

「蛤~那麼複雜?那我到底要怎麼親呢?」我再度提出我的疑惑。

 

『來,我教你。』馬可拉著我的手臂,用左臉頰先碰我的左臉頰,再用右臉,最後又用左臉碰我的臉,每一次碰臉,他的嘴角就發出類似親嘴的聲音。

 

 

相處的時光就是那麼開心,到如今,跟我最好的他們都要走了,我的內心真的是非常捨不得,多希望他們能夠留下來陪我,但我還是努力地打消了這個念頭。

 

告別的時候,潔西卡大大的擁抱了我,摸摸我的頭,跟我講了好多鼓勵的話,接著馬可也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還順便俏皮地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不要忘記我教你的打招呼方式!」他笑著叮嚀。

 

那兩天的早上,我感覺好像什麼從我自身被抽離一樣,心裡空空的一塊,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但又努力想做些事情來轉移注意。

 

中午休息的時間,看著偌大的長桌,卻少了1/3的人在用餐,心裡又有一種失落感。洗完碗後,我看到巴斯特悠閒地靠在樹蔭下捲著菸草,我就到他旁邊坐下來。

 

『你怎麼啦,還好嗎?』他看我表情有點沮喪,拍拍我的背問。

 

「看著大家紛紛地離開,我有一點難過。我問你喔,你在這邊待了那麼久了,也看過那麼多人來來去去,你是用什麼心情來面對分離啊?」我終於講出了心裡我的疑問。

 

『我的心情很簡單啊,就是發自內心的開心。』他帥帥的臉龐,露出一抹滿足的微笑。

 

「什麼?開心?朋友離開了你覺得開心?」很顯然我對於他的回答不是很滿意。

 

『我覺得,很幸運的我們在這相遇,也很開心的度過了許多日子,也因此,我們要開心的祝福彼此,並期待再一次相遇的日子。』他吐了一口菸,一邊解釋,一邊望向了藍藍的天空。

 

 

同樣的情境,換個角度,就能有全然不同的感受,我們不能改變離別的命運,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珍惜相遇的緣分,以及相處的時間,也許未來一切都會改變,但唯有這段曾經擁有的回憶是不會改變的。

 

即使短暫,卻也是絕無僅有的回憶啊。一陣風吹動了樹梢,幾片落葉抖落在廣場前,我瞇著眼睛欣賞著從樹梢灑落的陽光。

 

我終於又笑了。

 

 

 

IMG_1775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