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的工作裡,採藍莓大概是所有粗活中最讓我覺得有趣的工作了吧!一群人提著大大的籃子走到藍莓樹旁,那幾乎跟人同高的樹叢,仔細一看,裡面結滿了一叢叢藍莓果實,我們必須要眼明手快的,從中挑出接近藍紫色的熟成果實,留下其他顏色較淡的繼續吸收養分。

 

我享受著鑽到樹叢間的片刻,一邊稍微躲避一下烈日的炭烤,一邊享受著找尋獵物的快感。雙手其下,一心二用,彷彿練成了左右互博之功,沒過多久的時間,就採到滿滿一籃的藍莓。這些新鮮的藍莓,最後都會被煮成果醬保存下來,成為我們早餐最天然的調味。

 

週五的午後,大家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正慵懶的各自躲在樹蔭下乘涼消暑。突然汎哥很興奮地跑過來,跟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

 

「嘿大家!今天是禮拜五,我查到在隔壁的鎮上,今晚會舉辦龐克的演唱會,龐克耶!大家一起去狂歡吧!」汎哥開心的發號施令,儼然成為了活動的小隊長。

 

被他這麼一慫恿,人群中紛紛地贊同響應。

 

「好啊,大夥一起騎腳踏車出去,好開心啊!」一旁叼著菸的馬可笑著附和。

 

「龐克音樂是什麼樣的曲風啊?」我總是有千百個疑問似的提問。

 

「龐克比較偏搖滾的感覺,音樂性比較重一點,我不敢保證你會喜歡,但我覺得你會很享受現場的氣氛。一起來吧!」汎哥耐著性子跟我解釋,身為總召的他似乎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成員。

 

我想了想,不管是什麼樣的音樂,我單純的只是想把握這難得的機會,跟這群難得的朋友一起出遊。於是我就帶了相機,加入了狂歡隊伍。

 

傍晚時分,廣場前再度聚集了各式腳踏車,不一會的功夫,來自世界各國的單車手,井然有序地在鄉野間奔馳著,伴隨著夕陽的溫暖照耀,每個人的臉上都閃爍著金光,興奮之情洋溢顏表。路途中,我依然努力地踩著踏板,這次的距離沒有上次去湖邊那麼遠,但因為背負著了相機與鏡頭等額外的重量,讓我依然必須要加倍努力才能跟上隊伍。

 

這時早就在先鋒車隊的馬可突然在遠方放慢了速度,後來就跟在我旁邊與我用同樣的速度前進。

 

「卡斯別擔心,我當你的守護天使,你落單或是迷路我會找回你的!」馬可對我笑了笑,給了我非常溫暖的承諾。

 

並騎沒過多久,馬可再度加快速度回到領先的位置,我的心卻是暖暖的。大家認識也才一個多禮拜,卻能發展出像是家人的關係,好多人照顧著我、關心著我,我深深地告訴著自己,要記下這美麗的晚霞,還有這狂妄的夜晚。

 

-------

 

IMG_1828 拷貝.jpg

 

抵達陌生的鎮上後,果不其然看到一旁的廣場已經被臨時搭建的鐵板圍出了一大塊密閉空間。有人興奮地說先去買杯酒慶祝一下,大夥便擠進了一家賣酒的雜貨店,我也趁著興子買了一罐啤酒,才發現這是我進農場以來第一次花到錢。

 

開瓶聲此起彼落地響著,大家齊聲在街上舉杯慶祝,沁涼的啤酒入喉,大夥的距離變得好近好近。

 

走進了會場,穿過了親子遊樂區,一旁長長的人龍原來是在排賣酒的攤販,到了接近舞台的位置,發現觀賞的人大多是中年人,甚至攜家帶眷坐在一旁。這跟我想像中搖滾的演唱會相差甚遠,看看其他人的表情,好像都有同樣的疑惑。

 

終於音樂響起,樂團登場,觀賞的群眾依然熙熙攘攘,大多數人都在兩旁的座位區,而舞台前的空地幾乎沒什麼人。鼓聲落下,第一首歌的前奏傳出,就連我一個不是很懂音樂的人來聽,都能辨別出這是一首輕快的鄉村歌曲,完全跟龐克兩個字沾不上邊。

 

我再度看向了這次的總召,此時一旁汎哥的表情完全可以用傻眼來形容,張大嘴直愣愣地瞪大雙眼,表情非常滑稽。等到第二首歌再度響起,依然是類似的曲風,汎哥便拉著比利時人彼得一起到旁邊,過沒多久,看到他有一點沮喪地走了回來。

 

「嘿大家,有一個壞消息,是我記錯了時間。龐克夜是上個禮拜的主題,今天的主題是……是鄉村音樂。」汎哥苦笑的聲音中帶有一點自嘲味。

 

「那有什麼關係,來!反正我們也聽不懂荷蘭語,就讓我們當他是唱龐克一樣的玩吧!」巴斯特拍了拍汎哥的背,豪邁的提出建議。

 

大家紛紛的贊同,既然都大老遠來了,當然要好好玩樂一下!趁著一點酒興,我們十幾個人獨佔了舞台前方的搖滾曲,眾人像是被妖魔附身似的開始隨著荷蘭文的鄉村歌曲跳舞。

 

IMG_1910 拷貝.jpg

 

副歌時節奏變得稍微強烈,大家肩搭著肩,配著要快不快的旋律,踢起了大腿舞,沒一會,一旁的希瑪開始拉著巴斯特在轉圈圈,每個人都不顧別人的眼光玩得非常開心,也因為我們的投入,台上的主唱似乎受到感染,也越唱越賣力。陸陸續續有更多人加入了我們搖滾區跳舞的陣容,我把握機會在一旁拍著大家瘋狂的影片。

 

一路玩到了演唱會結束,我們一群人依然依依不捨的在舞台前面拍照,一個不注意,巴斯特突然站上了舞台,以一個非常帥氣的姿態脫下了襯衫,眾人用尖叫歡呼回應,巴斯特往後退了兩部,開始用Rocker的動作往台下飛撲,而大家也非常有默契地接住了他,並且用一種得到冠軍似的陣仗合力把他拋向了天上。

 

這一晚,我完全不記得主唱整場演唱會唱了什麼,也一個字也聽不懂,但我玩得非常開心,我也會記得那個當下大家靠得那麼近。

 

IMG_1962 拷貝.jpg

 

回家路上,大家情緒還是很High,雖然迷了路,回到農場都一點多了,大家還是繼續聚在用餐區聊著發生的經過。

 

真的,只要人對了,就算再無聊的事情都能變得好有趣!

 

我看著汎哥,給他一個大大的微笑,他走過來,在我肩上拍了一下。

 

「今天很好玩,對吧?」汎哥再度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這是我在農場最開心的一天了!」我毫不考慮地回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