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白天的氣溫還是那麼熱,在密不透風的溫室隧道內工作依然一分鐘噴汗,雜草仍然是拔了又長,日子照樣繼續在過。

 

雖然農場主人不在家,但大家依然非常認真的在工作。

 

這天又是一個沉悶無風的好天氣,連續一整個禮拜工作下來,筋骨早已隱隱作痛。吃完硬梆梆的早餐後,才正準備要去換衣服上工,眼角的餘光撇到一旁樹蔭下,巴斯特和汎哥兩人正聊得開心。我向他們揮手道了聲早安,他們轉頭望向我,兩人臉上露出了賊賊的笑容。

 

「卡斯,我們兩個今天決定休假一天,等等想騎腳踏車到附近的鎮上走走,你要不要一起來?」汎哥露出了大男孩的笑容,厚實的手結實地拍了下我的肩膀。

 

『蛤?但每個人都在工作耶!可以這樣說走就走嗎?』我有點猶豫地說。

 

「卡斯~你在這邊換宿,沒有人可以逼你整個禮拜都要工作!怎麼樣,要不要去?」巴斯特一邊叼著菸一邊笑笑的附和。

 

仔細想想,打從來農場的第一天到現在,每天認真工作,還真的沒有好好放鬆一下,能趁這個機會休息,又能去附近逛逛,當然沒有拒絕的餘地。於是我加入了他們,開始一場我自己覺得很叛逆的翹班之旅。當腳踏車逐漸駛離熟悉的農場,我感受到一點罪惡感,卻又有更多的自由。「你不想工作,沒有人可以勉強你。」這種以自我為出發點的想法,衝擊著我保守去個人化的團隊合作精神,我的內心在交戰,但沒過多久的時間,就被愉快的微風給一吹而散。

 

騎了好一段路,回到了久違的文明市區,看著熱鬧的市集,賣著七彩糖果的攤販正熱情的叫賣著,人們悠閒地坐在露天座位區喝酒聊天,廣場恰好正有交響樂團在做表演,他們兩個各點了一杯啤酒,巴斯特再度愉快的點起了煙,三人活像剛從軍中出來放風一樣,各個神采奕奕。

 

IMG_1529 拷貝.jpg

 

接近中午時分,我們乘著舒服的微風一路開心地回到農場。其他人紛紛結束了早上的工作,正在廚房忙著準備午餐。大家得知我們休假去城裡的消息,對下午的工作顯得意興闌珊,外頭氣溫又特別的熱,突然有人天馬行空地說下午去湖邊游泳好了!沒想到眾人紛紛贊同,一群人興致勃勃的討論著路線,在地人彼得跳了出來,用Google地圖跟大家解釋湖的方向,一查之下,光單趟過去就有近20公里的路途。聽到這麼遠,我心中的衝勁瞬間少了一半,不單只是在台灣我根本沒有騎腳踏車的習慣,腿力甚差,更何況此時的大腿正因為一早的運動而傳來陣陣酸痛。


午餐結束,就當大家紛紛解散回房準備時,我依然是猶豫不決,不是因為不想去,而是因為怕拖累大家。

 

「卡斯~我們待會要去湖邊游泳耶,要不要一起?」一旁傳來巴斯特的聲音。

 

『我想啊!可是我們早上才騎了快20公里耶,我的腿好痠喔。』我指著過勞的大腿說。

 

「來嘛,就把它當作另一次難得的挑戰!」巴斯特總是那麼正向樂觀。

 

是啦,既然來到歐洲,在心裡早就答應了自己,要拋下保守害羞的個性,盡力去體會這難得的歐洲生活。

 

『好,我去,但我先說我騎不快喔。』我點了點頭,下定了決心。巴斯特過來拍了拍我的背試圖為我打氣。

 

一旁的義大利/立陶宛情侶檔大衛和希瑪對我投以敬佩的眼光,一問之下原來他們決定悠閒地在農場睡午覺,才發現這個活動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去,摸摸我的大腿,頓時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一轉眼的時間,每個人都選好了自己的腳踏車,我換好運動鞋,裝了一瓶水,下定決心不管如何都要撐完全程。

 

----

 

IMG_5269 拷貝.jpg

 

離開了農場,一行人九輛腳踏車浩浩蕩蕩地出發,在鄉間小路上狂按著鈴鐺,玩得不亦樂乎。

 

穿過了田野,越過了小溪,小小的柏油路通向未知的遠方,我異常專注地踩著每一次的踏板,努力的跟著先頭車隊,一邊在心中暗暗祈禱能快點抵達目的地。另一方面又懊惱著以前在台灣,去哪裡都騎摩托車代步,如今跟這一群天天以腳踏車當交通工具的歐洲人尬車,根本是自討苦吃。

 

騎了好久好久的時間,汗水早已溼透衣襟,不勝腳力的我已漸漸墊底,離先行車隊距離越拉越開,我看著遠方的人們,個個有說有笑,一個荷蘭女生甚至悠閒的張開手臂騎車,而我在後面咬牙狂踩,一條路上同時共存著天堂與地獄。

 

其他人注意到我的墊底,紛紛放慢腳步跟我並行來鼓勵我,有些人甚至把手放在我背後作勢推我前進,有了這麼一群貼心的夥伴,外加本人體弱但有著過人的意志力,扛著唯一亞洲人代表的身分,我用著這條半殘的雙腿騎了18公里,終於抵達湖邊。

 

一下了腳踏車,我真真實實的感受到腳踏實地的美好,眾人也紛紛過來拍拍我給我鼓勵。

 

IMG_1555 拷貝.jpg

 

我們一行人穿過了一片田地,穿越了茂密的樹叢,終於抵達了一片好大的湖邊。一整片綠色深不見底的湖面,光看就覺得消暑不少。男生們率先脫下了衣服,撲通一聲就跳下了水,看著他們在水中開心的呼喚,我想湖內應該是沒有住著太多危險的生物。我嘗試性的將腳沁入湖中,一股冰涼的寒意瞬間侵入全身。

 

我一咬牙,一鼓作氣跳入湖內,沁涼的湖水立刻帶走剛剛騎車汗水的黏膩,我試著施展略為凍僵的肢體,開始在湖面遊著抬頭蛙。在深不見底的湖裡,不知道住著什麼樣的生物,但不知怎地,我並不以為意。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傾倒的大木頭,我將半身撐起靠在木頭上,享受著舒服的日光浴。

 

沒過多久,潔西卡也遊向了我,我將身體挪開,給她一些空間休息,我倆都累壞了。看著遠方湖的盡頭,有一棵往湖中斜長的大樹,幾個大男生紛紛從大樹上一躍而入湖中,傳來陣陣撲通聲,一旁的湖面閃爍著金光,襯著此起彼落的歡笑聲,我跟潔西卡相視而笑。

 

-------

 

 

回程的路上完全不比去程輕鬆,我死命的操弄著我半殘廢的小腿,試著在晚霞的金光下跟上眾人的速度。抵達了農場的門口,我感覺自己像剛做完鐵人三項的選手,憑過人的意志力撐完全程。

 

一看到我回來,希瑪就過來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卡斯你好棒!我真為你感到驕傲!」希瑪流露出欣賞的眼光,真心的說著。

 

「真的好棒!你應該來的。」我故意誇張地逗她,看著她誇張地揮手拒絕,我忍不住又笑了出來。

 

在人生的道路上,你可以是自己的敵人,阻撓著任何美好的可能;你也可以做自己的英雄,戰勝自己,帶領著自己往開心邁進。

 

 

img_1641 拷貝.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