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時間拉回到一個月前,當時的我毅然決然離開待了兩年的公司,原定是要再去澳洲打工渡假,但因為二簽簽證遲遲沒有下文,而那張為省錢提早購買的機票,也就帶著我的怨恨一併飛向了南半球,留下來的是那被困住的我,以及再度陷入茫然的心。

 

想出走的念頭已經根深柢固,現實的無奈澆不熄我立下的決心。既然澳洲去不成了,現在開放打工度假的國家那麼多,世界那麼大,豈有沒讓我可容身之處?我聚精會神地坐在電腦桌前,開始我一貫的資訊搜尋大戰。

 

網路上的資訊五花八門,也讓我看得驚呼連連,原來打工渡假這個趨勢越來越普及,開放給台灣的國家早已不僅止於澳洲跟紐西蘭了,還有加拿大、愛爾蘭、日本、德國…..等等,在眾多的搜尋網頁中,其中有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比利時打工度假於今年開放申請」。

 

經過一整夜的抽絲剝繭以及交叉比對之下,我對於紐西蘭與比利時兩國各有喜好,美麗壯觀的自然美景絕對是紐西蘭最吸引我的地方,但位在歐洲的比利時不論文化或是歷史都充滿了魅力。最後在心裡煎熬了許久,我決定把問題丟給別人。

 

半個小時後,我走出了塔羅牌占卜店,看著依然繁忙的台北街頭,我的心已經飛到了歐洲,那個我幾乎不敢想像有天會踏上的地方。

 

-----

 

IMG_5019.JPG

 

既然找到了方向,後續的準備動作立刻如火如荼的展開,上網搶到第一批的名單,花了一個下午搞定了良民證,簽下了一筆旅遊保險,更硬著頭皮的去比利時辦事處和一位外國人進行英文的面試。

 

這不算是我第一次出國,但嚴格來說應該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在機場,告別了來送機的外婆與爸媽,踏出了海關,這是我人生第二次感受到,一種完全的自由。

 

自由的相對面,也就是絕對的獨立,脫離了家人的保護傘,一切的決定都要自己來。我不是一個不獨立的人,相反的,我很不喜歡依靠別人。但這一次要獨自面對未知的旅程、陌生的國家與語言,心裡頭還是非常的緊張。

 

 

IMG_5041 拷貝.jpg

 

 

隨著亞航的班機飛離了台灣的土地,這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接下來就只能靠自己了。第一站抵達了吉隆坡,接著要轉搭馬航的飛機直飛巴黎。順利地拿到行李,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心裡盤算著要先去馬航櫃台check-in,再好好飽餐一頓。誰知道在機場各處遍尋不到馬航的櫃台,心裡開始有一點慌,趕緊去詢問一旁的警衛,在英文不太通的情況下,得知馬航的機場跟亞航的機場是完全不同的地方。(註:在我去的時候亞航是使用廉價機場,馬航則是在國際機場,但近年來亞航的機場被遷移至國際機場的第二航廈)

 

完全沒料到會有不同機場的問題,我頓時陷入一半自責又一半傻眼的狀況,正當我傻愣在一旁時,一位遊客也有點慌張地問著警衛同樣的問題,眼看他似乎得到了前往國際機場的方法,我當下就當他是我汪洋中的一塊浮木,趕緊跟著他去車站前排隊。

 

一上車,我才發現自己連馬幣都還沒換,面有難色地向司機求情,詢問著能否讓我用美金付款,司機看我一臉狼狽,語言也不是很通,也就通融讓我搭上了這班巴士。

 

「請問一下,這邊到馬航的航廈,大概要花多久的時間?」我有點恐懼地問著。

 

「大概半個小時吧。」司機爽快的回答,一邊指示著我往後頭找位子坐好。

 

半個小時…將行李箱放在架子上,身體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攤在椅子上,拿出早印好的登機證,看著上面原本充裕的轉機時間,竟被這樣一個疏忽變得非常匆促,我深呼了一口氣,將登機證小心的收回袋子中,眼睛飄往外頭閃逝的路燈。

 

『沒關係,一切都會很好的。All is well.』我用手輕輕拍著自己的胸膛。

 

 

---------

 

 

一切的一切就如同夢一場,我順利的趕上了機場的Check-in,為這意外畫下完美的句點。過沒多久的時間,我坐上馬航的大型客機離開亞洲的板塊,十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跨越了好幾個時區,我人生第一場長途飛行。

 

在一次次睡著又被叫醒的過程中,再次睜開了迷濛的雙眼,四周開始出現雜聲,一旁的空姐提醒著我們要把椅背豎起,時間顯示著清晨06:10,機長開始廣播,說我們即將抵達法國戴高樂機場,我努力用睡眼惺忪的眼睛,望向離我相當遙遠的窗外,從那閃爍著太陽金光的小小空間中,拼湊出記憶中對於歐洲的印象。

 

 

這時身邊的人紛紛地從睡夢中醒來,我身旁的年輕人也彆扭的伸展著身體,這個年紀大約二十出頭的大男孩,高高瘦瘦的,亞洲的臉孔卻無法辨別出從哪個國家來的,既然是從吉隆坡出發,我心想也許是個馬來西亞人吧?

 

對上了眼,我鼓起勇氣打聲招呼,對方也客氣的回應,簡單認識了一下,這個男生叫做Mike,年紀才十八歲左右,是一名越南人,這次飛往巴黎是要來投靠已在巴黎定居的姊姊,接下來要進入語言學校並開始念大學。

 

也許同是隻身飛往遠方的旅人,雖然他的英文不算太好,但我們仍聊得很投緣。能有一個人一起面對即將迎面而來的徬徨與未知,想想我還真幸運。

 

飛機穩穩地降落在法國的土地上,下了飛機,在等待行李的輸送帶旁,我拿到了我的行李,看著一旁的Mike,表情顯得有一點侷促,我很能體會他現在的緊張,如果要把18歲的我丟到人生地不熟的國外,我應該比他更不知所措吧。

 

趁著他等待行李的空檔,跟他交換了一下email,試著轉移他略顯焦慮的心情。終於,他的行李也慢慢轉到眼前,是分別的時候了,他要前往巴黎念書,而我則要趕著開往比利時的火車。旅人的相遇也許短暫,但卻很深刻。

 

我們握手道別,我非常珍惜這位在歐洲第一位結交的朋友。

 

「如果你回來巴黎,要記得跟我聯絡喔!」他露出陽光般的微笑揮著手。

「沒問題,你要保重!」我也用力地揮手回應。

 

轉身,我們各自踏上了彼此的旅程,唯一不同的是,在冒險的路上我們知道有另一個人也在努力,我並不孤單。

 

 

--------

 

IMG_5049 拷貝.jpg

 

清晨的跨國火車沒有太擁擠的乘客,整個車廂大多都是衣冠鼻挺的上班族,我一個穿著隨興,身旁一堆行李,外加一整天沒有洗澡整理的糗樣,光想像那個畫面就覺得滑稽。

 

一旁查票的車掌確認了我的車票與護照,很親切地跟我道謝,完成了這麼多的難關,我真心的為自己感到驕傲。倒臥在舒服的座位上,側看著一旁窗外美麗的晨光,以及不時透進窗內的溫暖朝陽,我將重要的包包緊抱胸前,溫柔地閉上雙眼。

 

『我等不及要開始作夢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卡斯盃秀。我旅行,所以我活著

吟遊旅人 C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